标签归档:交易

再谈止损要有意义


四年多以前曾经写过一篇关于止损的文字,当时是接触交易的第六年。又是接近五年过去了,交易满十年了,有必要再总结一下止损的意义。

止损出现在建仓之后。止损时,一定有持仓。持仓是对市场未来走向的观点表达,止损意味着观点被证伪。

这里隐含了两个信息:

  • 持仓基于观点;
  • 持仓的观点可被证伪。

在这里,常常出现的错误有两种:

其一,持仓并非基于观点,而是基于感觉。很多散户交易者匆匆瞥一眼手机,凭感觉下单,这不叫基于观点,这叫跟着感觉走。这种错误普遍相对初级,比较明显,不展开。

其二,持仓的观点不可被证伪。最典型的一类观点是这种:“判断上证指数会突破 6125,因此在 6124 整数关口 入场做多”——即使入场后 15 年价格没突破 6125,这个观点也并没有被证伪。甚至今天我们依然可以说,“我判断上证指数会突破 6125”。卡尔波普尔曾给“科学”作出过扼要的定义,就是“可证伪”。观点也是一样,要可以被证伪:“判断上证指数在回落到 6120 之前会突破 6125”——这句话就可以被证伪。如果价格没有碰到 6125,先出现了 6119.99,假设就不成立了。基于这种观点,自然可以将止损设在 6119.99,一旦出现 6119.99 位置的成交,止损就好,这个止损是有意义的。

规避掉上面两种错误后,还要辨析持仓观点的生成过程——究竟是基于归纳,还是演绎

大部分的交易体系,观点都是基于归纳。如均线、趋势线、布林线、支撑阻力、K线形态、技术指标等,观点本身就不是确定性观点,具备盖然性,不具备必然性。基于这类交易逻辑生成的观点,在止损的那一刻常常会犹豫。下不去手不是手软,是观点本身就不具备非黑既白的属性,在逻辑上不符合排中律。

只有基于演绎的逻辑,才能规避这个困境。

以最典型的一买入场为例,如果基于分型,就是一种归纳思维。无论分析分型的位置还是形态,都是在寻找优势概率。并且,基于分型入场会陷入一种困境:突破入场会损失回报比,回踩入场会失去确定性。这时候,只有将分型打开成低级别笔段,才可以明确具体的入场点位和止损点位。在逻辑上,基于笔段的止损位置才是 100% 的证伪位置。

原文来自:风云居 | Less is more
本文链接: https://kangjian.net/blog/2099/


交易中如何做到“紧凶”


“松凶”的风格是天赐的礼物,可遇不可求。大部分没有天赋的松凶选手,往往会沦为“满仓豆油、浮盈全加”,从 4W 做到 1450W,又回到 5W 的万阿姨。对于绝大多数的交易者,追求“紧凶”的坚果风格,是完全可行的。

所谓“紧凶”,是指同时做到以下两点:出手次数要少,谓之“紧”;出手力度要大,谓之“凶”。

出手次数上,要明确等待的是什么机会。

一般而言,入场机会无外乎:走势结束做一买,一买结束等二买,盘整期间双回拉,盘整结束做三买(此处,买卖不做区分)。

各门各派的方法,无外乎是这四个:反转、确认后加仓、区间上下沿反转、突破回踩确认。各家表述不一样,但底层的原理是一致的。明确了这四个入场机会,行情走到哪里,直接按图索骥,可以最大限度克服规则以外的入场冲动。一段走势大致 200-300 根 K 线,超过不 2-5 次同向入场,基本就是上限了。

——只做规则以内的交易,就是“紧”。

出手力度上,要明确每次下注的金额。

交易不是有多大屁股穿多大裤衩。背包里筹码的总数只能决定赌厅的等级,每把承受的风险,取决于扔到桌面的筹码。入场交易,一样要想好,每次出手扔下池子多少个筹码。一般而言,在明确级别以后,胜率和盈亏比可以同时提升到一个满意的水平。如果胜率可以高于 50%,盈亏比只需要达到 1.3 倍,单次就可以动用不超过 5%-10% 的筹码下注。在国内的市场环境下,基本都可以做到保证金满仓占用。

——在确保胜率和盈亏比的前提下,最大限度利用资金,就是“凶”。

在做到“紧凶”的前提下,亏钱的情况有且只有以下几种:

  • 主观失控,操作脱轨;
  • 操作失误;
  • 走势分析错误,不存在入场点;
  • 入场后行情被快速证伪。

其中前面的三种可以通过训练努力予以消灭。第四种是无法消除的风险,但在“紧凶”的前提下,结果多是小赚、平推或小亏,算总帐一般不会蚀本。

原文来自:风云居 | Less is more
本文链接: https://kangjian.net/blog/2096/


如何判断分型的强弱

所有的反转都出现在分型,但不是所有的分型都导致反转。

概念与前提

首先,需要厘清两个概念。一是“反转”,至少新生一笔,才可以算作“反转”。二是“强弱”,分型的强弱,这里定义为“产生反转的概率”,越是”强烈预示”反转,则“越强”,反之则越弱。

其次,还需要明确一个前提。任何价格行为都要放在具体的走势中分析。脱离走势分析价格行为,是只见树木,不见森林。这里讨论分型与反转的关系,是在走势条件基本满足反转的前提下。当本级别价格走到差不多的时候,等待反转分型时,本文的讨论才有意义。一段走势,如果连反转的前提都不存在,任何分型都不具备讨论反转的价值。

三个判断的角度

厘清概念,明确前提,可以开始判断分型。观察分型的强弱,要从三个方面着手。

一是分型左右腿的强弱对比。

所谓左右腿,是指分型左右两个 K 线,如涉及包含,则为包含处理前的 K 线组合。左右腿亦可有所延伸。

  • 判断开盘/收盘价格。右腿的收盘价吞没了左腿的开盘价,强。
  • 判断实体占比。右腿的实体占比高于左腿,强。
  • 判断影线。右腿的影线蕴含说谎的过程,强。
  • 判断包含关系。右腿不存在包含或包含关系少于左腿,强。
  • 判断缺口。缺口意味着确定性。

二是反转棒的形态。

所谓反转棒,是指分型中间的 K 线,如涉及包含,则为包含处理前的 K 线组合。

  • 判断实体,指向反转方向的大阳线/大阴线,强;实体占比高,强;合并处理后同样处理。
  • 判断影线,反向说谎,强;合并处理后同样处理。
  • 判断吞没形态,如涉及合并,则观察合并涉及的 K 线开盘收盘价是否涉及吞没,吞没形态为强。

三是分型的位置。

所谓位置,主要是指支撑阻力位。支撑阻力有三个来源,一是前期的高低点,临近为佳,二是重要趋势线,趋势线是长期均衡价格区间的上下限;三是统计学意义上的重要位置,如长期均值/1x2x 标准差位置。一般来讲,短期均线不形成支撑阻力位。

  • 分型出现在前高/前低,确定性更高。
  • 分型出现在大级别的趋势线附近,确定性更高。
  • 分型出现在统计学意义上的重要位置附近,确定性更高。

用法

分型的强弱判断,至少有以下几种典型用法:

  • 在本级别判断反转。一个有效的分型,如果出现在合理的位置,则操作的价值会大大增强。如果不采取或然性交易依据,而是基于走势分析的确定性交易方法,则可靠的分型是非常有效的反转判断依据,也是很好的入场点。
  • 在高级别验证本级别判断。低级别的走势反转,在高级别一定形成分型。当低级别分型完成后,高级别也完成了分型,且高级别分型的强弱验证了低级别分型,则低级别分型的可靠性就很高了。
  • 持仓期间判断走势延续。入场后,如果不出现分型,则价格运动会一直延续。如出现分型,且分型强弱并不支持反转,则趋势延续的概率会相对较大。一般而言,入场后的第一个分型常常不意味着反转。另外,大实体 K 线后的分型,常常也是中继分型。
  • 低级别误判后,作出补救操作。短线操作中,有时会错过买卖点,或挂单不成交等情况。由于高级别分型完成一定晚于低级别分型,往往可以通过升一个级别补救。升级之后,盈亏比会有所变化,但基于分型的交易常常具备 5 倍以上的倍数,提升级别往往具备交易价值。

小结

任何买卖点的交易,都可以通过交易分型予以优化。

要牢记原文中的话,低级别的走势分析和高级别的分型笔段分型联立,是“天大的好事”。在不同级别中判断分型,可以得出很多结论。灵活运用,交易的盈亏倍数和胜率可以得到同步提升。

原文来自:风云居 | Less is more
本文链接: https://kangjian.net/blog/2087/

交易员读林彪:如何“集中绝对优势兵力”(5)


交易员面对市场始终是以少对多。因此,集中资源,聚焦一处非常重要。如面面俱到,必处处挨打,资金缩水。必须主动放弃一些市场,放弃一些标的,再放弃一些方法,放弃一些手段,集中全部资源专攻一点,只在最有把握的地方,做最有把握的机会。

“兵源”、“粮源”在哪里

兵粮之源头问题,根本上是个“本末观”的问题。东北解放战争中,处于守势的一方、在上的一方,其核心利益在于法统,其“本”必然是大城市、交通线;而处于攻势的一方、在下的一方,其核心诉求在于变强,其“本”在于每一场战斗的胜利,以及随后带来的兵粮二源。

交易中亦是如是。交易员面对整个市场,对手以机构为主。这个东北解放战争中四野的局面有相似的地方。机构业务核心是融资和资产规模,生命线一样是“法统”,而交易员的核心诉求是变强大。这时候,兵源粮源就在于自己。概括起来,是做两个加法,做两个减法,即“两加两减”。

第一个加法,是“多学”。

多空对峙本质上是个团战,不确定的各方加入多空阵营,打群架。这时候首先要做的是掌握战场上的各门各派武艺。交易中,有价投,有抢单,有各门各派的技术分析。每一个流派都代表了一股力量。只有多学,才能掌握尽可能多的“他人的武艺”,知道每个流派时时刻刻地判断是什么。

“把书读厚”的目的有两个。一是知道对手在想什么,知道“队友”在想什么,二是知道自己究竟适合什么,自己的武功体系是什么。打个比方,天下武林熙熙攘攘,而只有先变成什么都知道的“王语嫣”,才能找到自己的“降龙十八掌”,成为乔峰。

类似芒格的多种思维模型,多学会各个门派的招式也有助于在解构市场时保持足够的客观。从这个角度讲,所谓“确定性”和“紧迫感”,就是各路门派的“共识”即将出现的时候;所谓“不确定性”,就是大家观点还不一致,对市场的解构不统一的时候。多掌握一个门派的武功,就多一个信息源。与一般的政商竞争不同的是,交易中无需通过任何市场调研即可知道各门各派的所思所想——只要你真的会。

这是补充兵源粮源的第一个加法,要多学。

第二个加法,是“多战”。

交易是打仗,不上场没用。模拟盘是电脑里的战争游戏,打得再多也是假的。必须做实盘。

多做实盘的目的是三个。

一是学以致用,“学会”不等于学会,只有会用了才是真的掌握。任何武功学了不用或者用得不多,都不是真的会。

二是理论衍发,只有将所学的东西投入实战,才能通过实践的过程产生新的理论。进而,记录下新的理论,整理分析修订之后,这个理论就是自己的了。这是一个从理论到实践再到理论的过程,经此循环,别人的理论才是自己的理论。顺便提一句,有个标准很适合自检:如果学习的过程没有产生笔记,学习而不动笔墨,则这个过程必定是无效的。各行各业的精进都是共同的,必须经过理论衍发这个环节,这个环节不动笔墨是不可能完成的。

三是认识自己。只有在战争中才能学会战争,在交易中才能学会交易。这里除了理论与实践,还有个观心的过程。要在实践中了解到自己是谁,谁是自己。比如,海龟交易作为一个方法放在这里,至少面临三个问题需要和自己的禀赋匹配:第一,是否能承受较低的成功率;第二,是否能承受持仓期间收益水平的大幅波动;第三,假设ATR周期和均线周期的数字是固定的,那时间框架选择什么级别。这三个问题没有书本可以回答,只有在实践中自己解决。

这是补充兵源粮源的第二个加法,要多战。

第一个减法,是“无名”。

社会科学的一大特征就是,研究者、观测者会与研究对象、观测对象相互扰动。真实的不可证,可证的不一定真实;看到的测不准,准确的看不到。从这个角度看,交易是最典型的社会科学学科。交易员基于对自己负责,必须“无名”。

“名”在这里,是社会评价。这里的名,不是美名,更不是恶名,名就是名,无名就是没有任何社会评价。无论人是不是社会关系的总合,社会评价都是人的投影。评价可以,不要涉及交易。任何在公众场合、平台提及自己的交易业绩、交易方法、操作细节的人,都是另有所图。最常见的是为了更大的AUM。

社会评价是一种拖累。做交易就是赵子龙七进七出,怀里尽量不要抱阿斗。社会评价多了,赵子龙的主要精力一定会转移到保护阿斗——保护自己的社会评价,而非真实客观地面对市场。当这种连接渠道越来越大,交易者将彻底丧失作为观察者的地位,而逐渐成为观察对象的一部分。少年不一定由此变为恶龙,也有可能成为山洞里的蝙蝠。

人不可能没有社会连接,也不可能不与任何人交流交易。这里,要尽可能恪守三个原则:一是不预测市场,只交流当下和过去;二是不评价他人曲直,不做价值判断;三是不概括盈亏,概括就是扭曲,就会失真。

这是补充兵源粮源的第一个减法,要无名。

第二个减法,是“无我”。

这是最难的一减,把自己减掉。佛家讲无我,或者说我空,或者说非我,大概都是在讲对“我”的否定。交易员做交易,恐怕都会有这样的体会:当心里心心念“这个月再赚XX钱,我就给XX买个XX”。这就是陷入了我执,“我”就开始起不好的作用了。一念生,后面大概都是亏钱。仔细想想,一定是这样。

这是基于人深层次的局限。念头一起,则对市场的观测就不再中立,自己就带有了预判的立场。更可怕的是,这时的预判还不是上涨下跌,而是“一定赚钱”。当一个交易员预判自己一定赚钱的时候,怎么可能不亏钱呢?根子还在我执。

若要去我执,首先要无我。

缠论里有个词叫“零向量”。这是最理想的状态。首先,交易员参与市场是个向量,总要有预判才会建仓,要不然就是轮盘赌赌大小了。但是,建仓的那一念,又是个“零”,有方向没速度,有方向没力度——有信息,但没能量。缘起性空,下手一瞬,心思澄明,明镜不染,无我无不我,这种交易,大概率都是赚钱的。

这个问题是交易中最深层次的问题,在这里说不完。这是补充兵源粮源的第二个减法,要无我。

做到了“两加两减”,菜畦就培好了土,播下了种子,撒好了水。剩下的就要靠经年累月的坚持了。

=============================================

坚持一定会有代价,核心还是能舍弃什么。

神魔皆以血饲,不愿放弃就不会成功。回到“集中绝对优势兵力”这个主题,最大的绝对优势兵力还是心力。这里有个必要但不充分的条件,可以用于每一个交易员的自检:

交易,是不是生活中占据精力和时间最多的一件事情。

这个最多,是无因的最多。陪伴孩子,锻炼身体,甚至吃饭睡觉,任何一个“高价值”的选项都不能排在交易前面,交易才有可能成功。废寝忘食做交易,依然不成功的人有很多;但业余做做,或者陪伴孩子之余做做,随随便便成功的,一个没有,也永不会有。这里容不得任何庸俗辩证法,容不得任何“尽管、虽然”和“但是”,没有任何借口,也不存在任何例外。说到底,带兵打仗,集中了绝对优势兵力,只是将胜率提升到最大,最后也不一定能赢,何况分兵去干别的事情呢。

只有真正认识到这一点,才算是做到了敬畏市场,敬畏规律,敬畏天命。也只有做到了这一点,才算真正把自己的“绝对优势兵力”集中了起来。

原文来自:风云居 | Less is more
本文链接: https://kangjian.net/blog/1904/


交易员读林彪:如何“集中绝对优势兵力”(4)


交易员面对市场始终是以少对多。因此,集中资源,聚焦一处非常重要。如面面俱到,必处处挨打,资金缩水。必须主动放弃一些市场,放弃一些标的,再放弃一些方法,放弃一些手段,集中全部资源专攻一点,只在最有把握的地方,做最有把握的机会。

如何利用绝对优势,开辟新局面?

新局面的“新”,就在于缓冲少,浮盈薄——四野进东北,一片白茫茫。这时候,如何才能迅速打开局面?要做到以下四个方面。

一是要把握好时机。绝对优势都是暂时的、相对的、局部的,利用绝对优势兵力,首先要学会把握时机。把握时机要依靠预案而不是灵感。时间窗口打开前,要有预案。预案必须基于完全分类的原则,穷尽所有可能性。时间窗口打开,按图索骥,直接建足头寸,持有到平仓的位置或者被证伪止损出场。在这里,灵感是不可靠的。压力之下,灵感可能带来妙手,也可能带来昏招。交易员要追求的状态是“通盘无妙手”,而不是大开大合,大起大落。

二是要组合资源。将自己所有的知识、技能,通过有机的方式重组,形成一套多维度的分析框架。战斗中,步坦结合、炮步结合是陆军作战取胜的关键。交易也是一样,多个维度的资源重组后用于同一个领域,往往可以提高胜率。

三是要明确目标。行情不可预测,但交易的目标可以预设。做好吃一口大趋势的准备,就要将止盈设置得迟钝一点;做好吃一段波动或盘整,不妨将目标位置设置到左侧。设置目标不是主观上猜测市场,而是要基于对走势的阶段划分,在自己操作的时间框架下将目标与现实相结合。这个要求说起来简单,操作起来,交易员必须克服自己的贪嗔痴疑慢,做到物我两忘才可以。确立了目标,一口是一口,才能跟随行情逐步成长壮大。

四是要调整心态。“绝对优势”如果是个分数,那分母一定相对较小。在绝对优势之下,单笔交易取胜很容易,连胜之后要及时调整好心态,戒骄戒躁,切不可因连胜而把自己当作上帝。既然是绝对优势,就要少做,做少,调低目标。我有一个师,目标就是一个营,吃下去再说;我有一个团,我就打一个连,不能贪多。一个师打一个团,一个团打一个营能不能取胜?三打一大概也能赢。但打成惨胜、打成苦战怎么办?打成击溃战,白白忙一场怎么办?这都是需要盘算清楚的后果。只有绝对优势兵力,绝对优势的比例,一小口一小口地吃掉对方,才能一步步站稳脚跟,发展壮大。

南满九个步兵师、四个炮兵团,每次就打一个团,目标就是累计吃掉五到六个团,三三制下胡乱类比,大概是 3% 的单笔收益, 15% 的阶段累计收益。期货交易保证金比例下,做到这个比率,大概只需要单笔把握 0.5% 的价格波动,阶段性累计把握 2.5% 的价格波动即可。半仓交易,这个比率也只要提高到 1% 和 5%。绝对优势原则之下,这个目标并不难。

原文来自:风云居 | Less is more
本文链接: https://kangjian.net/blog/1902/


交易员读林彪:如何“集中绝对优势兵力”(3)


交易员面对市场始终是以少对多。因此,集中资源,聚焦一处非常重要。如面面俱到,必处处挨打,资金缩水。必须主动放弃一些市场,放弃一些标的,再放弃一些方法,放弃一些手段,集中全部资源专攻一点,只在最有把握的地方,做最有把握的机会。

有优势,但不是绝对优势怎么办?

遇到似是而非的机会,看起来还不错,但又没有通过多个维度的验证,不具备绝对优势,这时候也该怎么办?

——不打。

这种机会介入了,很可能也可以盈利,可以赚钱,但不具备绝对优势的机会,赚钱往往吃不到整口。要么浮盈很大,缩水很多,要么赚钱之前先要扛一个浮亏,挖一个大坑。军事上的表达是,要避免“打成击溃战”,辛辛苦苦打一仗,没吃到整口,让敌人跑了。兵者不祥,好战必亡。

不打也不是不看、不管,而是等待进一步信号。战斗中,进一步的信号往往是等待友军集结配合。交易中,进一步的“信号”就是“信号”,要等待更多信号。例如,盘口信号提示某产品做多,但均线不匹配,那就慢慢等待均线转向;均线提示做多,但走势结构说不通,那就等待第二次说谎。总之,兵无常势,只有“友军”集结完毕,才是动手的时候。

不要担心错过。要相信,波动越大的品种,越容易出现失衡的状态。所谓“基本面”,一天两天内不会变化很大,价格波动幅度越大,失衡的幅度越大,纠偏的力度越大,交易的机会就越多。要有信心,勇敢地抓出市场价格失衡的瞬间,在窗口打开的时候集结优势兵力,重仓介入。

徒弟会买,师父会卖,师爷会等。要学会等待绝对优势兵力集结再动手,学会等待市场失衡的窗口打开,要学会等待“歼灭战”的机会来临。交易做到一定程度,看反亏钱并不常见,常见的亏损都是来自“击溃战”的纠缠损失。没有绝对优势,要学会等。绝对优势的局面,都是等来的。

原文来自:风云居 | Less is more
本文链接: https://kangjian.net/blog/1900/


交易员读林彪:如何“集中绝对优势兵力”(2)


交易员面对市场始终是以少对多。因此,集中资源,聚焦一处非常重要。如面面俱到,必处处挨打,资金缩水。必须主动放弃一些市场,放弃一些标的,再放弃一些方法,放弃一些手段,集中全部资源专攻一点,只在最有把握的地方,做最有把握的机会。

为什么要坚持“绝对优势”

第一个原因是为了避免击溃战,尽可能吃“整口”饭。

军事领域,一般同等战力的前提下,三到四倍与敌人的军力,即可保证胜利。但胜利与胜利不一样。三到四倍的胜利,经常是击溃的胜利。如果是一个数量级的优势兵力,则可以用一半以上的资源来捉捕突围溃败的敌人。捕捉了敌人就可以用俘虏补充伤亡,让队伍越变越大。

第二个原因是为了对付增援,提前设置冗余。

兵无常势,绝对优势就是绝对冗余,一定要配置过剩的兵力,战后抓俘虏,战时防增援。

第三个原因是为了提升士气。

兵越多,优势越大,优势兵力的士气也越高,军令贯彻彻底,执行更好。以少对多,则对思想政治工作会有更高的要求,对瑕疵和纰漏的容忍度就会比较低。

避免击溃、防范增援和提升士气这三个原因,对交易员也有重要的意义。

交易要避免“击溃战”。交易的本质是获取买卖价差,价差只有坚决的拉开,中间尽可能少回撤,才是歼灭战。方向对了,过程反反复复,最终的价差也不会很大,就是击溃战。要避免击溃战,就要在前面说的“绝对优势”具备的基础上再交易。要清楚地认识到,“击溃”虽是胜果,但并无可取之处。要把好钢用在刀刃上,尽可能避免“击溃”,尽可能做到“歼灭”。

交易要防范对手增援。做多的时候,空头就是对手;做空的时候,多头就是对手。任何时候,交易的胜率都不是 100% 的,总有不确定性在。对手增援的时候,拥有了“绝对优势”,就意味着背后站了更多的共识者。“绝对优势”就是不同交易依据的最大公约数,连接的集合就越多,共识者就越多,就越能避免对手的反扑。所有的 PinBar、所有的影线都是对手反扑的结果,防止对手翻盘,就要把共识者团结得尽可能多,对立面分化得尽可能少。虽然交易员不能改造市场,但可以通过努力,选择多空失衡的一刹那,顺着即将成为多数的一方进场。这也是所谓“顺势交易”的另一种解读。

交易要提升士气。下单时,心态很重要。充满信心下单,下的分量就足,火候就合适,脱离成本区之前也踏实,拿得住。反之,下单时左右犹豫、哆哆嗦嗦,难免自我怀疑否定,拿不住单子,建不满头寸。有了更充分地交易依据,交易员的“士气”自然就更高,最好是意识到“机会难得”,产生了饥饿感,那就更好了。打仗首先要勇敢,交易首先不能怕。在合适的时机,要鼓足合适的勇气。这背后,还是“绝对优势”起作用。

原文来自:风云居 | Less is more
本文链接: https://kangjian.net/blog/1898/


交易员读林彪:如何“集中绝对优势兵力”(1)


交易员面对市场始终是以少对多。因此,集中资源,聚焦一处非常重要。如面面俱到,必处处挨打,资金缩水。必须主动放弃一些市场,放弃一些标的,再放弃一些方法,放弃一些手段,集中全部资源专攻一点,只在最有把握的地方,做最有把握的机会。

什么叫“绝对优势”?

所谓“优势”,就是“多”。所谓“绝对优势”,要多出一个数量级。军队中的绝对优势,是一个师打一个营,一个军打一个团,几个军打一个师。军队“三三制”下,大概就是一个数量级的差别。

交易中的绝对优势,也要在“三三制”的基础上做到一个数量级的优势(3*3)。

第一个“三”,是心态控制、资金管理、技术分析这三大支柱。三大支柱必须同时满足条件,才进入下一步验证。心态控制是前提,状态不好,身体不适,不做;情绪不稳,生活有事,不做;工作太忙,分心太杂,不做。这是第一步。资金管理要关注仓位和资金成本。仓位不能太重,这个不用多说;仓位也不能太轻,太轻的话浪费机会,浪费太多资源。下手要准,下料要足,这是第二步。技术分析是第三步,机会要经得起技术分析的检验。满足了这三大支柱的验证,就算做到了第一个“三”。

第二个“三”,是个股(合约)、板块、大盘(商品指数)三个层次。三个层次无论是自下而上还是自上而下,要形成共振。无论是商品还是股票,总归可以划分为“个体-群组-整体”三个层次。三个层次之间不能出现矛盾,最好是相互验证的共振关系。这里判断强弱矛盾与否,不是单纯看涨跌。太阳为阴,太阴为阳,趋势的变化方向共振就可以了。如果打算做多工商银行,银行盘口起码不能是下跌走势,大盘至少也得是横盘整理。任一层面出现了对立,就要格外小心了。这是第二个“三”

第三个“三”,是本级别、高一级别、低一级别三个时间框架。本级别是观察的主力级别,在更高的级别中要有明确的意义,否则很可能就是逆势交易;不能和更低的级别矛盾对立,否则就是没有交易信号。只有在大级别明确向上,本级别和缓向下时,才要在低一个级别找买点。还是那句话,下跌中只考虑买,上涨中只考虑卖,涨跌不重要,变化趋势最重要。

第四个“三”,是三种以上的逻辑验证。三种逻辑必须相互独立,不能是同源水、同根木。例如,用布林线去验证 MACD 就不行,二者都是基于收盘价计算的指标;用趋势线去验证均线也不行,二者都是在用数学方法分析斜率的变化。108 课有个相互验证的组合:基本面、技术分析、比价关系,这就是相互独立的东西。要找相互独立的逻辑去验证,才算满足了第四个“三”。

第五个“三”,是“三倍以上的备选”。同一个方法,同一个时刻,至少要能选出三个标的,其中要有最优的,有次优的,这个遴选才算有效。交易中除了要防止各类“失控”,还要防止“过度控制”,也就是“过拟合(over fitting)”。过拟合的一大直接表现就是普适性不够,特异性过强。同一个方法,同一个时刻,至少要能找到三个以上的标的,才能消除过拟合的可能性,选出来“最优”才是真的“最优”。

上面的五个“三”都做到了,就算是集中了优势兵力,占据了绝对优势。只要是流动性够好的市场,做到了这五个“三”,胜率一定不会差。

原文来自:风云居 | Less is more
本文链接: https://kangjian.net/blog/1896/


交易员读林彪:怎样当好一名交易者(9)


第九是要重视心态控制,要把心态控制当作交易的终极命题。

交易手法了解到了一定程度,盈利水平就要靠资金管理了。资金管理上手后,决定盈亏的就是心态。心态控制好了,大差不差不会亏钱,心态控制不好;捧着金碗也得蹲着要饭。

心态控制是交易中的终极命题。

心态控制有点像骑自行车,难在保持平衡。

一方面,要勇敢,要积极,要承担风险。这要求交易员“因上精进,果上随缘”,把功夫下在平时,下在过程,不要太在意单笔交易的盈亏。要抓住风险作燃料,飞得高一些,跑得快一些。这个不多说,开了账户的,没有胆小的。

另一方面,要谨慎,要稳健,要回避风险。交易员要承担的一定是计算过的风险,是框架内的风险。对外部风险,要尽可能躲避。外部风险一般包括几个来源,一是交易策略不能涵盖的风险,二是计划外没有考虑到的风险,三是单纯的意外事件,四是自己的失控。

这其中,一和二都是“业务问题”,三考验的是预案,四是政治问题。政治问题是最重要的问题。

失控不一定表现为疯癫、冲动、孤注一掷,也有可能表现为沉默,同时回避问题。最典型的场景就是价格运行到了止损位置,应该出场了,却因为主客观原因没有平仓,默默关上了一切能显示行情的屏幕,当什么都没发生过。每个交易者成长的过程都有过这样的经历。这是典型的失控表现,完全忽视了风险。

要保持好平衡,要如同《大学》所说,“自天子以至于庶人,壹是皆以修身为本”。如果把交易看作运动项目,跳高跳远,铅球铁饼,手里拿着什么都不是我们的目的。我们的目的是“更高更快更强”。类似的,做交易,最根本的也是要通过交易寻找自己、提升自己、约束自己、改造自己。交易策略、资金管理都是服务于这一目的。

想清楚这个,很多问题迎刃而解:

  • 机会来了想超计划建仓?
  • 回调不到位担心错过行情追单?
  • 止损位到了不出场?
  • 有浮盈了想赶紧落袋为安?

以结果论,这些问题都没有标准答案,可能对,也可能不对。但以修身论,以上问题都要旗帜鲜明地 Say NO。交易员要勇于直面自己的人性短板,把自身的丑陋当成最大的敌人。只有这样,才能在交易中无忧无惧,勇往直前。

技术要练好,手艺要提升,军事训练不能马虎。但政治工作引领军事工作,修身二字,时刻不能忘记。在多维度的交易策略辅助下,在资金管理的框架内,越多修身的念头加入其中,心态控制效果会越好。修身的念头不仅不会削弱交易的效果,实际上是提升了交易的水平。

“上善若水”,二级市场天生就是人生的导师。

原文来自:风云居 | Less is more
本文链接: https://kangjian.net/blog/1892/


交易员读林彪:怎样当好一名交易者(8)


第八是要有好的战斗作风。

有好的战斗作风的部队才能打胜仗,有好的交易作风的交易员才能长期的盈利。

好的交易作风首先是在交易之外,要不怕苦,不怕累,主动拓展认知的边界。在这里,什么“重复”、“枯燥”、“无聊”都是小节,主动迎战未知的混沌才是大事。部队作战要英勇顽强,不怕牺牲,交易员拓展认知边界也要猛打猛冲猛追,不怕走弯路,不怕没收获,不怕“浪费时间”。拓展认知边界中消耗的资源,都会沉淀在未来,不算浪费。

面对问题,特别要善于吃掉最后一口肉,要会穷追猛打,追击“问题”,包好饺子收好口。一个未知的领域,了解了,理解了,能复述出来了,会用了——“听懂-理解-能讲-会用”都做到了,还不够,还有最后一步——写下来。一个问题,没有写下来,就算不得解决。要把思考学习的过程写下来,问题才算彻底被消灭。写不出来的,问题就还没解决。

落笔总结的时候,要快写快记,尽可能多写。一是字斟句酌就是取舍,而问题甫一解决,取舍难免偏颇,“舍”得不一定合适,会大量丢包;二是只有尽可能快写,才能将神经元的信息尽可能多通过线性的文字保留,材料才能尽可能客观。写不出来怎么办?一个字一个字往外挤也要写,只有写下来的,弯路、不解、糊涂才不算浪费时间。否则,糊涂过了之后,只言片语都没留下,还不如刷会抖音。

不会写的,写几段赚钱的体会就会写了。经历了胜利,见识了赚钱,记录下来的阻力是最小的。借着手感,把不赚钱的经历也写下来,把看懂的写下来,把看不懂的写下来,把在思考的写下来——慢慢的,写作就变成了思考本身,交易员也就建立了完整的认知提升工作流。

有了写作的能力和习惯,思考将变得更为犀利。想,就要想出个道理;道理出来了,就记下来;记下来,就反复看;看完了,再继续想。再难的理论、再痛苦的不解,最多三到五轮重复,也能豁然贯通。基于写,好好想——这就是交易员的好作风。这和交易时候下重手是一样的,一样需要一竿子到底,一步到位,不做好不撒手。

好的交易作风关键是本钱,也就是相对可靠的交易模型、心智模型。从最基础的均线入手,一点点积累认知的本钱。只要模型是可靠的,合理的,能经过数学检验的,都是可以放到库房里随时提用的。模型的成色如何,交易员的业绩就是如何。选择武器一定要慎重,一旦选入了“邪教”兵器,盘中一定掉链子。所以“武器”一定要经过数学的验证,一定要经过理性的检验。说回去,理性的检验要依靠完整的思考,完整的思考还是要回到写作。

因此,首先要抓的是“能想会写”的交易作风,用一整套认知方法论去拓展认知的边界,去检验已知的知识,去提纯交易的手法。抓住“写”这个牛鼻子,带动思考,检验“武器”,慢慢提升。原来业绩不稳定的交易员,如此一番整风,也能像锤子一样,砸到哪里,哪里就碎。

原文来自:风云居 | Less is more
本文链接: https://kangjian.net/blog/1889/


交易员读林彪:怎样当好一名交易者(7)


第七是要有一个协调的“策略班子”。

前面讲过,“一根均线走天下”式的简单做法行不通。交易员要学会利用适度的复杂性来对抗复杂性。策略和方法要组成一个“领导集体”,搭一个“班子”。

按照 108 课的原文的思路,最简单的班子至少要包括技术分析比价关系基本面判断三个支柱。此外,还要有资金管理心态控制这两部分重要内容。交易者的“班子”,要以价格走势的分析为核心,上下左右适当延展。同时,在业务核心板块——“技术分析”部分,也要学会多个方法相互验证,寻找不同策略之间的“共识”。

方法之间要协调一致。

  • 技术分析的结论是大机会,心态控制一定要及时下达决心;
  • 技术分析上几种方法是互斥的,资金管理上一定要做出充分的考虑;
  • 价格走势看多,而比价关系已经被高估,心态和资金投放都要小心;
  • 基本面上出现了重大的政策调整,不妨干脆休息一天,等等看市场的反应。

这些都是“班子”内部在开会。只不过这个会议是头脑体操,速度快,效率高。会议不需要秘书,不需要会场,需要的是实事求是,需要的是雷厉风行。要有快刀切瓜、利斧劈柴的果断。

另外,这些方法都要熟悉。熟能生巧,平时一定要勤快,手里的刀必须会用才能拿在手里。不会用的武器不如没有。加入“班子”的工具,必须都要熟练驾驭。如此,才能让这些策略和方法贡献积极的力量。方法之间出现了不一致、不同步很正常,但需要充分留意的是,矛盾究竟来自于行情的不确定性,还是来自于自己的不熟练。中西方都有成熟的交易方法,要依靠交易者的经验解构市场。这些方法的滥觞往往让似是而非的交易者充斥市场。交易员一定要注意,学习才是一切的基础。一定要先毕业,再战斗。

如果“班子”搭得不好,方法越多,错误越多——不但无用,反而有害。从统领全局的角度上看,如何组织自己的“交易班子”,是交易员成功交易的“高维问题”。

原文来自:风云居 | Less is more
本文链接: https://kangjian.net/blog/1884/


交易员读林彪:怎样当好一名交易者(6)


第六是要及时下决心。

从简化的角度看,交易是处理“价格-时间”二维平面的坐标移动问题。时间序列的选点非常重要。时间到了,一定要及时下决心,把仓位建满。

什么情况下,可以下决心呢?

交易员必须扪心自问,是否以最大的努力去做好交易的准备?是否做好了盘前的准备工作?有没有在多个时间框架下做好联动的分析?有没有对行情的方向做好判断?短线动能如何?是否有顺势回撤?如果突破如何处理?如何判断行情的延续?

以上的问题要尽可能想清楚,大脑的神经元才能做到紧密联结,默契行动。不打无准备之仗,准备的不仅仅是军队的钱粮,也是指挥员的决心。交易员调兵简单,动动鼠标,点下左键就可以,钱粮问题一般不会成为主要矛盾,准备的主要就是决心。任何一笔交易都要有充分的准备,任何一笔交易也不可能做到 100% 准备好。兵无常势,交易中没有 100% 的把握。

一般来说,通过充分的准备,达到 80% 的把握,就已经是很不错的水平了。按照交易者方程的分析方法,八成把握如果对应一倍以上的潜在收益,是可以稳定盈利的。只要充分准备,有了信心,就要及时下决心,坚决把仓位建好。

还有 20% 没把握怎么办?这时候要看盘中的临时反映了。要学会充分发挥人的因素。交易员不是 Trading House,时间成本和资金成本都是优势。要充分发挥这种基因里的优势,创造对自己更有利的条件。概率优势可以保证的情况下,交易员完全可以做出盘中即时的判断,灵活运用各种思维工具(比如证伪法、贝叶斯思维等),做出灵活甚至反常的调整。只要动作是基于思考,不是基于激情,都是可以尝试的。这是交易员对比机构最大的优势。一定要灵活运用。目的只有一个,“化冒险性为创造性”。凭什么冒险就不是冒险,变成创造了?靠的是开盘前的准备,“参谋部”的预案,“战斗”中的决心。

每一笔成交都是多空双方擦肩而过,要清楚对手也不是神,也是吃五谷杂粮的人,或者五谷杂粮人写的程序。一是是人就有人性,就有贪嗔痴疑慢;二是是人就有弱点,破位都要砍仓。机构交易拿的是公司的钱,权属结构天生不同,不要怕。各国都有做得很好的交易员,在与机构的多空搏杀中稳定盈利,甚至写书分析如何从机构手中赚钱。要学会 Take more risk。一点风险都不承担,不要想着通过交易赚到钱。赚不到的。

这不是冒险主义,这是承担计算后的风险(calculated risk),是在经营风险,换取利润。

之所以这么说,就是因为在这样的方法论之下,所有交易行为和承担风险的态度,都是建立在充分准备之上的,是大脑神经元经过长时间调整后的行动,不怕等,不怕错,亏得起,也吃得下。这样的交易方法,打起仗来有资金管理做拦鲨网,有明确的规则辅助操作,有无压力的资金来源做后盾,有类似面壁者的策略保密机制,把这些专属于交易员的优势充分用起来,做一条市场大海中自在遨游的鱼,毫无问题。

这种交易员独有的优势,机构永远都不会具备。这种灵活性机动性在交易中会转化为巨大的现实优势。在市场机会明确的时候,像狙击手一般抓住机会,一定可以赚钱。准备的足够充分,条件稍差,“模糊地正确”,有个五六成的把握,也可以参与市场。

原文来自:风云居 | Less is more
本文链接: https://kangjian.net/blog/1870/


交易员读林彪:怎样当好一名交易者(5)


第五是要把各方面的问题想透。

每一笔交易前,一定要把各方面的的问题都想透。军队打仗,要召集各方面指挥员和参谋部门开会,交易员没这个条件,也没有这个必要。自己运用所知的思维模型就好了。这里有一个前提,运用多元的思维模型“开会讨论”,前提是要有很多种认知工具。所以,做好交易员,首先还是要去读,要去写。一段行情,在各种工具、各种观点之下该如何解读,首先要了解多个方法,掌握多个手段。还是那句话,“一根均线走天下”那种所谓的“大道至简”,是很脆弱的系统,长期看是行不通的。

多种模型掌握了,就要综合运用,去发现问题,解决问题。把所有的可能性都想到了,就算做到了完全分类。针对各种可能,设想应对办法。这样,到了开仓的时点,到了持仓的阶段,才不会犯没有想到的错误。犯错不要紧,盘前的功课就包括对于出错的处理。但犯下没有料到的错误就很危险了。所以说,要把各方面的问题都想透。

有时候会遇到一些问题,找不到答案。这时也不要着急。一方面,提出问题到找到答案,之间总是存在一个过程,这是正常的,问题出来答案也一并出来了才不正常;另一方面,问题放在那里,吃饭时,睡觉时,大脑的潜意识都在思考,事后不久,一般都能想出办法。这个时候,存乎一心的闪念很重要,要告诉自己,问题放在那里,还没有解决,而不能囫囵吞枣,把没有解决的问题当成假设或前提,推导没有基础的推论,甚至基于悬而未决的问题去指导操作,这才是真正危险的。

问题永远存在。人之为人,就是在不断拓展未知的边界,和混沌的未知世界作斗争。有问题是常态,很正常。一直有问题更是常态,更正常。问题提不完,也回答不完。行军打仗,日日交易,都是发现问题、提出问题、思考问题、解决问题的过程。这个过程本身就是成长。什么叫“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就是“生于解决问题的过程,死于岁月静好的麻木”。如果一个交易员以为自己掌握了圣杯,一闪念间,亏损就不远了。保持无知就是保持谦逊,不断发问就是不断提高。

人不是永动机,总会疲惫。问题不断涌现,想不明白怎么办?两个办法。一是和别人讨论,二是好好睡觉。睡觉的效率最高,既是休息,又是后台思考。觉睡好了,神经元完成了调参,就可能突然开窍,一下子想通了,问题也就解决了——当然,下一个问题也就不远了。

总之,对每一个遇到的问题,认真对待,努力解决,尽可能想周全,尽可能想透,开盘前的准备工作才算是完成了。

原文来自:风云居 | Less is more
本文链接: https://kangjian.net/blog/1856/


交易员读林彪:怎样当好一名交易者(4)


第四要有活地图。

交易员的活地图就是价格走势图。这个图不一定是 K 线图,收盘价图、竹节图、点数图都可以,只要是一以贯之一直在用的,都是地图。交易员必须熟悉价格走势图,要经常阅读价格走势,把不同级别的走势图联立来看。熟读走势可以产生见解,产生智慧,产生办法,产生信心。

读的办法一定是在电脑屏幕展开。屏幕大小没关系,但一定要是电脑屏幕。一方面,电脑屏幕大多放在桌面上,桌子的隐喻是学习和工作;另一方面,坐在电脑屏幕前,知止而后有定,定而静,静而安,安能虑,虑能得。手里把持着手机,屏幕再大,再专心,究竟不是个工作学习的样子。

要从大面开始看,从周线、日线大级别一点点把分析的级别降下来。遇到 Barb Wire 要展开看内部架构,遇见区间整理要分析次级别走势,逢山开路,遇水架桥,从粗读到细读,用各种标注工具一点点标注出重点,一边记录一边阅读。主要的品种每天看上一遍,出不了三个月,走势、级别这些基础结构就可以扫一眼看个八九不离十了。这也是为什么说,手机看图只能应急,因为手机上没办法随时标注、总结、反思。当然了,硬是说手机可以也没关系,开心就好。

在熟悉走势的基础上,时间充裕的时候要尽量开到最低级别,一笔一段做走势划分,用低级别的阶段解构高级别的图表,要能当下反应出,在不同的时间框架下走势所处的位置。如此,才能把握住真正大的共振机会。要做到闭上眼睛,脑子里就是大致的走势,知道在等什么,知道操作的时候在做哪一阶段的行情,就差不多了。

这样,在盘中多空搏杀的时候,就可以比对手反应得更快,争取到先机,占据了主动。不用担心,市场上大部分人都做不到这么用功,计算机程序也做不到——程序只会自下而上总结它们自以为对的共性规律,数据都是清洗过的,学习的也是规定了边界的材料,暂时还干不了“解构”这件事。只要你够用功,大多数人都不是你的对手。

仔细回忆一下,时间够长的话,你总会有那么几次津津乐道的完美交易。别担心,要做的就是将那些满意的、赚钱的交易,一次次重复出来就好。做交易,卖油翁,唯手熟尔。

原文来自:风云居 | Less is more
本文链接: https://kangjian.net/blog/1851/


交易员读林彪:怎样当好一名交易者(3)


第三是要调查研究。

没有调查研究就没有发言权。发言权是什么?发言权就是下场交易的权利。无论周期远近,任何投资本质上都是对外界表达自己的观点。而没有调查研究,就没有对外界表达观点的权利,也就是不该交易。

交易员的工作与打仗很像,敌情要掌握,地形要掌握,部队和社会的情况也要掌握。想做多,空头什么情况?筹码分散还是集中?目前的走势在不同的级别是什么情况?外界的资金面如何?有没有处于重大的会议、节日之前之后?这些都要研究分析。这个分析的过程不是一次性的,而应该是一种重复进行的常规流程,自带 SOP 的那种。这种重复,是个不断深化和提高的过程。每一次重复,都会带来新的思考。每一次新的思考,都会引发或大或小的迭代和修订。迭代多了,修订多了,系统就不断完善了。重复的价值是无止境的。

平时积累的越多,越系统,实盘时候越能做到心里有底,手里有活,自然也就不容易心浮气躁,沉不住气。在复杂盘整的日内交易中,越是准备充分,提前想到,越是能抓住颠倒乾坤,稍纵即逝的短线机会,在最好的位置放置足够的头寸。所谓“急中生智”,“急”是一时的急,“智”是长期积累的智,没有调查研究,就没有这个长期积累的基础。

因此,任何一个交易员,都要重视调查研究的价值。要把调查研究当成习惯,贯穿于每天的思考、学习和交易中。要坚决杜绝依靠单一依据开展的交易。什么“一根均线走天下”、“一个指标打天下”都是不可取的。交易方法不成系统,就难以抵抗现实世界的复杂性。懒汉作风要不得。

兵无常势,水无常形,交易中只有涨跌,但涨跌的变化很难预测。交易员面对的敌情,始终是活的。调查研究,也时刻都不能停止。

市场会努力的让大多数人犯错。即使大多数人暂时都是“对”的,也会在最后的错误中“错”回去。市场永远在大多数人的对立面。人不可以战胜市场,但是可以战胜大多数人。高考考上北大的,生意做的不错越来越大的,官位越来越高的,都是能战胜大多数人的。100 个人排队,永远有 95 个人排在 5 个人之后。大多数人天生就是被少数人战胜的,这是数学规律上的必然。交易员要有信心,只要调查研究的功夫下到了,战胜大多数人并不难。

但研究透大多数人却很难。每一个标的的背后,都是一群产业界、金融界的人。人分多种,群群不同,如何将每个群体之间的共性和特异性准确掌握?这个很难。要驾驭外界的工具,要驱动内心的勇气。一切的分析都是为了预判,要用价格的走势验证我们的分析。

只要调查研究足够充分,摸清楚市场,摸清楚对手,研究好标的,交易时决心就大,决定就快,下手就重,就坚决,就不会被任何情况吓倒。

很多时候,交易员主观的软弱、犹豫,都不是来自于心理问题,而是功夫没有做到。战场情况不清楚,自然就会犹豫不决,就会举棋不定,左右为难,坐失良机。还有一种情况更常见,明明看对了方向,下不了决心介入,或者介入了遇到了风吹草动就微亏出场,下车后价格一飞冲天,又后悔不迭。越是功亏一篑,越是说明功夫没有下到,不是缺钙,是缺课。

调查研究也包括做好理论储备。各家门派的理论书籍要浏览,要多看,做到“什么都能聊几句”,再在其中选择一到两个自己最对胃口的刀法剑法,不断重复,不断死磕,建立起自己的交易理念,制定好自己的交易系统,基于自己内生的理念和系统,确定每天(或每次)的交易计划。这里有一个问题,一定要读那些自己不认同的理论。越是自己不认同的,越要去主动了解,主动接触。自己不认同的理论,严格意义上都是敌人。把敌人放在认知圈层之外,是最危险的事。

革命军队和敌人作战要读毛主席的书。交易员也要找到自己的毛主席,去好好研读。信息社会条件好,想读什么基本都能找到足够的资料。关键是要在思想上拜师,真正找到自己心中的“红太阳”。手艺上有了归属,才不容易变成“民科”。这里面有个未经论证的体会:无论师承哪个门派,一定要以数学打底。初等数学还是高等数学没关系,但交易理念一定要以数学理论为支撑。得不到数学理论支撑,通不过数学验证的,大概率都是“民科”。

原文来自:风云居 | Less is more
本文链接: https://kangjian.net/blog/18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