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交易员

交易员的生存之道


(Photo By Daryn Bartlett)

交易员的交易系统与计算机的量化策略之间存在着根本的不同。一个成熟的主观交易系统应该由三个部分组成:量化依据、筛选标准和哲学基础

  • 量化依据。量化依据是指一个交易系统中具体信号的特征、入场点、出场点、头寸大小的计算方式。无论是高频交易还是主观交易系统,“量化”都是共同的特征。量化是对抗情绪最有力的防护网,是任何交易员上场前必须佩戴的护具。即使是主观分时图交易,“满仓、半仓、四分之一仓”这种笼统的表述事实上也是一种量化。系统要求满仓半仓开仓,就不能因为恐惧、犹豫而缩小头寸。
  • 筛选标准。筛选标准是过滤掉无效信号的必备品。任何一个交易系统都需要筛选。有些标准,主观交易和机器交易共同使用。根据形态,可以判断趋势还是震荡;根据均线,可以判断顺势还是逆势;根据价格波动的时间跨度、点位幅度,可以判断是否已经超买超卖;根据影线长短、实体大小、趋势角度,可以识别价格运动的强弱——这些机器也可以做到,但有些标准,目前机器交易还很难涉足,这其中最典型的因素就是基本面。做交易,终极路径还是基本面和技术面的合二为一。基本面发现了大级别的供需失衡,技术分析予以验证,进而找出具体的买卖点,这是提升胜率和回报比的终南之道。
  • 哲学基础。只要世界还是由人来主宰,市场就依然是由人构成的。即使是量化、高频交易,策略的背后也是制定策略的人。有人在,市场中就会有些不变的东西。交易员的交易系统必须在哲学层面找到落脚的依据,交易系统才能站稳,才能长期稳定盈利。没有哲学基础的交易系统,只是对历史数据优化后的“刻舟求剑”,注定不会长期有效。交易中的哲学基础往往植根于人性,一般都比较朴素。比如,市场做同一个事情尝试两次都失败了,价格反方向运动的概率就会比50%略有上升;比如,市场价格无论高低,总是在高波动性和低波动性之间运行;比如,马太效应,自我强化,反身性理论(趋势会延续,而延续本身又会强化趋势);比如,否定之否定(失败的失败——突破失败,回撤,回撤失败,趋势延续——Pullback入场信号);比如,未来无法预测(趋势跟踪技术,止盈不止损)。大道至简,凡是长期有效的交易系统,都是可以找到哲学基础的。这一点,据我所知,目前还没有机器可以理解,计算机的深度学习似乎也无法做到。

三个部分中,前面一个半机器可以做到,甚至可以比人做得更好,后面一个半机器目前还无法实现。机器无法深度参与筛选标准中的基本面配合,这个好理解。为什么说量化策略很难涉足哲学基础呢?有些量化交易策略确实具备哲学基础,但每天执行这些策略的计算机并不理解它,掌握哲学基础的依然是计算机背后的人,而人又基本不会代替计算机下单,往往只在策略疑似失效时才会予以干预。而交易员的价值就在于对一个个信号进行取舍,进场或者放弃,加量还是减量。这个角度看,交易员依然是不可取代的,Trading这个手艺也将长期存在。 当然,这将将非常残酷。大量炒单、超短线的交易手法将逐渐被机器所取代,稳定盈利难度越来越大,大量手工机械交易员将被市场淘汰。交易员群体将面临一次剧烈的新陈代谢。低频交易、基本面交易将是人类交易员最后的高地。能够通过刻苦攀登登上高地的交易员,面对充斥着大量计算机交易员的市场,将会重新获得独特的竞争优势。 这个独特的优势就是:犯错。是的,人类会犯错,计算机不会。犯错是人类交易员最后的核心优势。《浪潮之巅》的作者吴军有一个观点,人类一些区别于动物的主要能力,比如语言、逻辑、感情,源自于进化过程中的基因复制“错误”。一种极小概率的错误可能是让某种能力变强,比如语言这个能力,就是在基因“抄书”的过程中抄错而产生的。猴子进化成人,就是不断犯错的过程。计算机最大的优点在于不会犯错。不会犯错,计算机永远不会进化成人,猴子也将永远是猴子。 人类交易员并不用灰心。未来是不可知的,是不可预测的,一切量化策略的系统回测都只是对过去的归纳,而不是对未来的把握。计算机的隐喻就是追求尽可能高的胜率、尽可能高的回报比,以及在此之上尽可能高的交易频率。人类交易员的高地则在于犯错,在于试错和自我纠正。我们永远不知道价格未来将如何运行,因此一切策略本质上都是猜测。我们可能对了,可能错了,我们真正的优势就在于承认错误,进而纠正错误——正确的时候正确下去,错误的时候纠正错误——这恰恰暗合了趋势交易中“截断亏损,让利润奔跑”的古谚。这也是人类交易员的核心优势。 关注的重点有两个:

  • 从基本面的供需失衡入手,重点关注大的供需失衡,大的资源错配。计算机策略很难有效涉足基本面的大机会,这是人类投研团队的强项。
  • 从长周期入手。日线以内的价格波动更多来自于情绪变化,很少反映供需失衡,这各领域也恰恰是计算机的优势。长周期对应供需,在世界彻底物联网化之前,还是人类独占的领地。

恐惧来自于不确定。对未来的恐惧是人类进步永恒的主题。学会犯错,学会学习,学会纠错,交易员要相信,利润就在止损之中。记住这句古语: 善败者不亡。

原文来自:风云居 | Less is more
本文链接: https://kangjian.net/blog/1698/


黑色暴涨,“看空不做空”?


2016 03 0811 07 04

黑色系商品暴涨,“看空不做空”又频频出现。交易不应该这么复杂。“看空”是观点,“不做空”是做法,观点和做法不一致,事情就复杂了。交易要简单。理想化的交易应该只有“做”与“不做”——极少的时候做,大多数时候不做。

交易的目的是赚钱,不是做天气预报,不是描述后市的走向。成功的交易员不需要有自己的观点,不需要“看空”还是“看多”。交易员在场内只做一件事情:识别供需的强弱。强弱以价格和成交量的形式呈现,强弱背后是供需。市场的趋势也好,盘整也好,支撑也好,阻力也好,突破也好,回撤也好,背后的本质都是供需关系。一个金融交易员,根本的工作是要理解市场中供需力量的变化,进而通过克服贪婪和恐惧,通过建仓、持仓、平仓、空仓去贴合供需变化。

以这波黑色的暴涨为例。在线有在线的原因,空仓有空仓的理由。判断交易员的操作正确与否,唯一的标准就是交易员是否执行了交易系统。短线交易者可能看到一两个日线形态就开仓,中线交易可能还要等待周线级别信号才入场,长线交易可能还需要等待多几个周线级别的高低点确认趋势究竟是反转还是延续。不同的交易“门派”按照不同的“剑法”操练,是否执行了自家的招式才是关键。市场的钱是赚不完的,三千弱水只取一瓢饮,交易要简单,不要太复杂。

交易员要有追求,但永远不要希望自己能预判到每一次上涨下跌——那是上帝的事情。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交易员要做的是尽可能克服贪婪,克服恐惧,放过不属于自己的盈利,抓紧属于自己的盈利,赚该赚的钱,不赚不属于自己的钱。落实到微观,只有一个永恒的追求:减少回撤,避免亏损。仅此而已。盈利?那是上帝的礼物,是对约束的奖励,是对克己的回报,交易员不能提要求。

做法就是观点,观点就是做法,交易员要知行合一。看空就要开仓做空,入场做空就是在看空。不做就是不确定,不确定就不做——交易员要实事求是。“看空不做空”这样的状态,值得每一个交易员反思。

原文来自:风云居 | Less is more
本文链接: https://kangjian.net/blog/1602/


为什么说“知者不言,言者不知”


063330af83

Al Brooks做过这样一个比喻:

James Galway给马友友提供了一支漂亮的长笛,让马友友别拉大提琴了,换笛子学一学。Galway的理由是,他自己吹笛子赚了很多很多钱,你猜大提琴演奏家马友友会不会接受Galway的建议呢?当然不会。马友友的选择必然是继续拉好自己的大提琴。用这把大提琴,他将给自己赚来比学长笛更多的钱。

Al Brooks当然不是在说音乐。他在说交易。一种交易模型、交易系统就像一种乐器,掌握了它,交易者就算是有了一件安身立命的家伙。交易系统最重要的属性是契合性格,这就像乐器一样,打惯了架子鼓的鼓手,短期内恐怕很难驾驭竖琴。一个交易系统紧紧的契合一个人,不同的交易者之间是不可以混合使用的。

这是一个非常精彩的类比。在这个类比之下,很多问题迎刃而解。

  • 比如,在交易中,该不该接受别人的交易提示?

    不该。总是有很多大师,或者开群,或者写博客,一呼百应。作为交易者,该不该接受别人的提示呢?一个大提琴演奏家,要不要看着网上的长笛教学视频,然后跟着练习吗?当然不,精力是有限的,同样的时间和精力,放在自己的大提琴上才能赚来越来越多的钱。跟着大师学长笛,浪费时间浪费钱,边际效用肯定不及自己的主业。

  • 比如,要不要回答别人关于交易的问题?

    不要。圣杯是不存在的。任何交易模型和系统都有亏损的时候。单笔的亏损要靠系统弥补。就单体而言,任何一笔交易都有亏损的可能——对于趋势交易者,亏损的可能往往大于二分之一。单一的交易建议单拎出来,失败的可能性很大,而接受建议的人,就好象对着教学视频学习长笛的学生,很难应对单笔交易行为的亏损。即使是老练的交易员,由于系统和模型不同,也很难通过严密的交易系统化解单笔亏损的风险。这时候,给别人交易建议无异于教大提琴家吹长笛,建议从给出的那一刻起,就是错的。

  • 新手呢?既不会提琴,也不会长笛,一点一点带着做不行吗?

    也不行。任何技能的习得,靠得都是练,而不是学。想想你学习游泳的时候,学习自行车、开车的时候,学习做饭的时候,哪一个实实在在的技能是学来的?都不是,都是练出来的。交流交易的心得、理念没问题,交流探讨交易背后的世界观、认识论也很好,唯独具体的交易行为——包括开仓、平仓、资金管理——是教不出来,是学不到的。书山有路勤为径,交易之路要靠脚底板一步一步走出来。否则,照猫画虎跟单,只能如用硬塑料的模具套写毛笔字一样,浪费时间,害了自己。

正是因此,Al Brooks才说:

Usually in trading, those who know don’t talk, and those who talk don’t know.
(交易中,知者不言,言者不知。)

原文来自:风云居 | Less is more
本文链接: https://kangjian.net/blog/1587/


想交易,先要放弃“可知论”


image

风会熄灭蜡烛,却能使火越烧越旺。……你要利用它们,而不是躲避它们。你要成为火,渴望得到风的吹拂。——Nassim Nicholas Taleb

什么叫做认识论?就是你对于认识世界这个过程的观点和看法。交易者想要赚钱,必须更新一下认识论。

在大陆地区,传统的马哲体系一直在强调“可知论”,即世界是可以被认识的。记得早先的情景喜剧《闲人马大姐》中,吕小品还曾经有过一段独白:“世界是物质的,物质是运动的,运动是有规律的,规律是可以被认识的。”能被写进情景喜剧的台词引起共鸣,足见“可知论”早已是全社会的共同语境。

反映在交易中的“可知论”,即是每天的上涨下跌都要有一个“原因”,都要进行“综合分析”。须知,市场是包罗万象的,我们应该看到,无论你找到多少可能影响市场的因素,都只能说明一件事——你忽略因素的更多。你考虑的因素越多,就越容易事后解释行情。可同时你考虑的因素越多,你在事先出现的矛盾也就越多,甚至你考虑到错误因素的可能性也将越大。

交易者所喜欢的“综合分析”。不过是因为本能排斥不确定性,而迎合本能来制造事后合理的幻觉。在计算机软件领域有一个说法,软件可能存在的缺陷数量等于已经发现的缺陷数量的n倍。我们无法用排除软件缺陷的方法,来降低软件中可能隐含 的缺陷数量。相反,找到越多的缺陷,就越说明软件中会有更多的缺陷你没有找到。“你在厨房里发现了一只苍蝇,只能证明这里有不止一只苍蝇”,“你看到的冰山,永远只是小小的一角”,说的都是这个道理。

作为交易者,应该明白这个世界是不可知的,世界的本质是不确定性。风会熄灭蜡烛,却能使火越烧越旺。要利用它们,而不是躲避它们。交易员要成为火,渴望得到风的吹拂。勇敢地拥抱不确定性,借助不停流动的“风”来成长。

“可知论”是有害的,它只会让你在交易中陷入基本面分析的海市蜃楼。让你赚钱的是正向期望的交易行为,不是无穷无尽不知对错的基本面分析。这种“综合分析”的内在冲动不消灭,这种“可知论”不更新,交易就无法赚钱。

在《为什么基本面分析靠不住?》中讲过一个段子,照录在这里。这可能是最好的概括了:

天上掉石头,基本面研究员会入定,分析石头大小,质量高低,下落速度等等,各种声音各种结论;交易员会立马就跑,下石头啊,还想你妹啊,跑啊……

原文来自:风云居 | Less is more
本文链接: https://kangjian.net/blog/15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