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易员读林彪:怎样当好一名交易者(3)


第三是要调查研究。

没有调查研究就没有发言权。发言权是什么?发言权就是下场交易的权利。无论周期远近,任何投资本质上都是对外界表达自己的观点。而没有调查研究,就没有对外界表达观点的权利,也就是不该交易。

交易员的工作与打仗很像,敌情要掌握,地形要掌握,部队和社会的情况也要掌握。想做多,空头什么情况?筹码分散还是集中?目前的走势在不同的级别是什么情况?外界的资金面如何?有没有处于重大的会议、节日之前之后?这些都要研究分析。这个分析的过程不是一次性的,而应该是一种重复进行的常规流程,自带 SOP 的那种。这种重复,是个不断深化和提高的过程。每一次重复,都会带来新的思考。每一次新的思考,都会引发或大或小的迭代和修订。迭代多了,修订多了,系统就不断完善了。重复的价值是无止境的。

平时积累的越多,越系统,实盘时候越能做到心里有底,手里有活,自然也就不容易心浮气躁,沉不住气。在复杂盘整的日内交易中,越是准备充分,提前想到,越是能抓住颠倒乾坤,稍纵即逝的短线机会,在最好的位置放置足够的头寸。所谓“急中生智”,“急”是一时的急,“智”是长期积累的智,没有调查研究,就没有这个长期积累的基础。

因此,任何一个交易员,都要重视调查研究的价值。要把调查研究当成习惯,贯穿于每天的思考、学习和交易中。要坚决杜绝依靠单一依据开展的交易。什么“一根均线走天下”、“一个指标打天下”都是不可取的。交易方法不成系统,就难以抵抗现实世界的复杂性。懒汉作风要不得。

兵无常势,水无常形,交易中只有涨跌,但涨跌的变化很难预测。交易员面对的敌情,始终是活的。调查研究,也时刻都不能停止。

市场会努力的让大多数人犯错。即使大多数人暂时都是“对”的,也会在最后的错误中“错”回去。市场永远在大多数人的对立面。人不可以战胜市场,但是可以战胜大多数人。高考考上北大的,生意做的不错越来越大的,官位越来越高的,都是能战胜大多数人的。100 个人排队,永远有 95 个人排在 5 个人之后。大多数人天生就是被少数人战胜的,这是数学规律上的必然。交易员要有信心,只要调查研究的功夫下到了,战胜大多数人并不难。

但研究透大多数人却很难。每一个标的的背后,都是一群产业界、金融界的人。人分多种,群群不同,如何将每个群体之间的共性和特异性准确掌握?这个很难。要驾驭外界的工具,要驱动内心的勇气。一切的分析都是为了预判,要用价格的走势验证我们的分析。

只要调查研究足够充分,摸清楚市场,摸清楚对手,研究好标的,交易时决心就大,决定就快,下手就重,就坚决,就不会被任何情况吓倒。

很多时候,交易员主观的软弱、犹豫,都不是来自于心理问题,而是功夫没有做到。战场情况不清楚,自然就会犹豫不决,就会举棋不定,左右为难,坐失良机。还有一种情况更常见,明明看对了方向,下不了决心介入,或者介入了遇到了风吹草动就微亏出场,下车后价格一飞冲天,又后悔不迭。越是功亏一篑,越是说明功夫没有下到,不是缺钙,是缺课。

调查研究也包括做好理论储备。各家门派的理论书籍要浏览,要多看,做到“什么都能聊几句”,再在其中选择一到两个自己最对胃口的刀法剑法,不断重复,不断死磕,建立起自己的交易理念,制定好自己的交易系统,基于自己内生的理念和系统,确定每天(或每次)的交易计划。这里有一个问题,一定要读那些自己不认同的理论。越是自己不认同的,越要去主动了解,主动接触。自己不认同的理论,严格意义上都是敌人。把敌人放在认知圈层之外,是最危险的事。

革命军队和敌人作战要读毛主席的书。交易员也要找到自己的毛主席,去好好研读。信息社会条件好,想读什么基本都能找到足够的资料。关键是要在思想上拜师,真正找到自己心中的“红太阳”。手艺上有了归属,才不容易变成“民科”。这里面有个未经论证的体会:无论师承哪个门派,一定要以数学打底。初等数学还是高等数学没关系,但交易理念一定要以数学理论为支撑。得不到数学理论支撑,通不过数学验证的,大概率都是“民科”。

原文来自:风云居 | Less is more
本文链接: https://kangjian.net/blog/18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