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胜率

孤证不立——交易中的“决斗线”


梁启超在谈及清代正统考据时曾说到“孤证不立”原则:

孤证不为定说。其无反证者姑存之,得有续证则渐信之,遇有力之反证则弃之。——梁启超

翻译成白话:

单独的依据不能做数。如果(单独的)依据没有反证,那么就先放着;如果有了后续的辅证,则可以更多的认可一些;如果有了强有力的反证,则直接抛弃。

无独有偶,交易中也有“决斗线”一说,一个较为长期的交易依据(常常是趋势线、支撑阻力位等)和一个较为短期的交易依据(楔形、三推等各种小周期的形态)在一个很小的区间内交叉,这时候形成的交易信号从长期、短期的角度看都有意义——这就是所谓的“决斗”。“决斗”的本质是双重验证。“孤证不立”,两个不同角度、不同逻辑的依据相互验证,命中率可以有效地提升。

1

Al Brooks的书中有两个比较典型的例子。

2016 06 2011 04 54

如上图,注意数字3、4、5之间的形态。无论我们把它当做一个旗形还是通道还是盘整,这都无所谓。棒5 overshoot了之前的通道线——这是第一个信号。1–5的横线是第二个信号,提示了一个双重底。这是第二个信号。其实这个图里还有没有标记的第三重“决斗”:棒3前面几棒形成一个底,棒5假突破了一下。当然,单纯看棒5及其前面的1棒,并列的两个长下影线本身也是更小周期中的一个双重底,这可能是第四个依据了。

有了这几重验证,棒5就是一个可靠的做多信号了。尽管前面是密密麻麻的重叠K线,出现强多头趋势的可能并不大,但一个1:1的交易空间还是存在的。“决斗线”有效提升了胜率,交易者方程依然是好的。

再看第二个例子。

2016 06 208 07 19

棒1形成了双棒反转形态,overshoot了小图中的下跌尖峰通道线。这是第一个信号。同时,overshoot了当日开盘后低点的通道线(204–205位置趋势线的平行线)和更早低点引出的通道线(5月9日早晨开盘后的低点起)。

目测一下,如果以上面的趋势线(短线)为目标位,回报比大概在2倍略少。胜率如果能在40%以上,期望就是正的。考虑到有三重验证的因素,胜率至少50%以上,交易是可行的。当然,这个例子中有一点不足,“决斗”的逻辑是同一个,全部都是趋势通道线的overshoot。如果可以用其他的逻辑予以验证,胜率可以进一步提高。

2

看一下实盘。

2016 06 234 20 58

铁矿主连,2015年下半年。417这个反转棒同时涉及到了长期下降通道的趋势线、前期支撑阻力区间、反弹旗形的通道线三重“决斗”,决斗逻辑各不相同,时间周期错配。这就是更可靠的情况了。

2016 06 234 27 03

白糖1701,2016年5月。箭头处的反转棒背靠前期的支撑阻力区,同时与通道的趋势线“决斗”。同时,还有均线辅助验证。这也是一个胜率较高的入场。第一目标位即使设在前高,空间也可以达到1.5倍,考虑到大于50%的胜率,交易可行。

3

一个失败的验证即足以证伪,但是不论多少肯定的例子都不足以证实。——索罗斯

把握“孤证不立”原则可以提升胜率,但交易中没有必然。无论多少证据验证,无论有多大的把握,交易的胜率都永远不会是100%。

每一个交易者都要牢记:无论“决斗”多么热闹,永远不要重仓,更不要满仓。小心假设,小心求证,小心开仓,尽量站在确定性的一遍,小心地去赌、去赢。

原文来自:风云居 | Less is more
本文链接: https://kangjian.net/blog/1640/


错过了买卖点,还要不要入场?


A9768122b5

市场中重大突破常常在短时间内完成。如果没有预埋条件单,很可能会错过买卖点。A股市场尽管没有条件单,但如果没有在当天收盘前的几分钟进场,等到第二天跳空开盘,买点常常会错过。

这是一个很常见的现象,林林总总的原因可以大致划分两类:主观原因(包括疏忽、忘记、遗漏)和客观原因(系统、软件、服务器、网络)。

无论原因是什么,买卖点错过了,就是错过了,不应该追单进场的。

以下谈四点想法,前两点是“为什么”,后两点是“(不)怎么办”。文字不长,不再区分。这段文字如果配图可能会更好理解。这里试着仅用文字把问题说清。

首先,错过买卖点以后追单进场,会拉低交易系统的绩效。

从整体看,任何一个交易系统的绩效主要取决于开仓频率、胜率和盈亏比。单笔交易的买卖点不对,会直接拉低这一笔交易的盈亏比。追进去的单子,盈亏比往往已经不好了。举个例子:

一笔交易,以预埋的入场点入场,10个点位止损,假设最终获利30点,盈亏比为3。如果错过了入场机会,超出了10个点位以后追单入场,则止损空间变为了20个点,同样的出场点出场,盈利空间变为20个点。这时候,这笔交易的盈亏比下降到了1。考虑到潜在胜率,交易价值骤降。

不仅如此,这时开仓的规模也面临两难:要么保持原有建仓规模不变,由于止损空间放大,则实际的风险暴露变大;要么保持风险暴露金额不变,缩减建仓规模——两个选择,要么放大了风险敞口,要么在降低盈亏比的同时进一步缩小了潜在盈利。

评估或衡量交易系统的绩效,要用回测中的整体盈亏比、胜率和交易频率。历史回测不考虑操作风险。如果实践中出现了类似上述情形的话,则是人为对回测绩效进行硬性的折扣。这是得不偿失的。

反之,如果错过买卖点后不再追单入场,对交易系统的损害则没有这么大。任何一笔交易,平仓出场之前的实际回报是未知的,预期回报只能用历史回测的平均水平衡量。

我们不会知道任何一笔没有实际开仓的交易究竟是不是赚钱。以上述例子的情形分析,错过了买卖点,不会拉低交易系统的盈亏比和胜率,损害的仅仅是交易频率。对于一个趋势交易者而言,手里如果运用着3-5个交易系统,每个交易系统每年开仓10次左右,同时跟踪5个市场,在5年的交易周期内大致开仓1000次左右,错过某一笔交易,仅仅是让1公里的“长长的坡”变成999米,对最终滚出来的雪球影响会小很多。

其次,从交易者的操作心态上分析,追单进场往往会导致进退失据。

正常交易,正常入场,则止损点是唯一的——要么根据均线,要么根据形态,要么是固定的回落比例。而追单进场后,实际入场点和原有的“唯一止损点”之间,多了一个“理论入场点”。这个中间点位的存在,会让交易者的操作进退失据。

如果入场后价格向不利方向变动,价格运行到“理论入场点”时,交易产生一定的浮亏,这时,交易者会想,“早知如此,就不追进去了”。之后,如果价格没能迅速脱离成本区(即迅速摆脱“实际入场点”),对比正确的入场点(会产生一定浮盈,至少可以减少大量浮亏),账面的浮亏又往往是没有必要的。

这时,这笔交易已经脱离了交易系统的保护。由于没有回测数据的支持,交易者的心态和手法多半将迅速退化,进退失据。

第三,错过买卖点以后,价格如果重回挂单点,也不该进场。

同一个价格点位,预埋单子挂单进场和价格突破后回踩进场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一个小孩子长身体的时候身高突破一米七,和一个老年人由于骨质疏松等原因,身高回落到一米七,这完全是两个概念。乔治·索罗斯引申卡尔·波普尔的“证伪”理论,认为“被市场判断为错的”是交易中最可靠的判断标准。在突破交易中,一个单子挂好,预埋的点位一定是一个有意义的关键价格。在价格触发预埋单的时候,后市的发展没有人知道,价格有很大的概率会沿着突破的方向继续运行,直到产生新的价格推动因素。而价格完成突破后出现小级别的反转,导致价格重新回到挂单点,则挂单点的突破已经在一定程度上被证伪,原点位已经不再具备挂单时的初始意义。此时,不宜继续进场。

从技术的角度也很好理解,一个突破后的回踩,在小级别意义上往往是一个震荡区间的拓展。在挂单点的前方,回落会产生一个新的支撑阻力位。这种变化后,无论是趋势交易者还是震荡交易者,所面临的市场环境都已经变化了。突破点的前方不再是一马平川,此时入场,遇到假突破的概率会上升,潜在的胜率会下降。

第四,大趋势要跟,但单笔买卖点不要追。

遇到大趋势,不应因为一城一地的得失就放弃。但即使是大趋势中,也不应在错过了具体买卖点后追单进场。

趋势和震荡构成了全部的市场行情。趋势结束之前,没有人知道趋势会延续多久。

如果趋势即将结束,追进是没有价值的。“趋势的最后一段行情往往最肥美。”但这时候的追单胜率最低,回报最小,风险也最大,与其错过入场点之后贸然进场,不如再等等看,看看趋势是否会延续。

如果趋势还会延续,追进是没有必要的。大趋势不是一天走完的。无论是什么级别的交易,趋势形成后往往可以运行30-50根K线以上。真正地大型趋势甚至可能达到几百根K线。一个买卖点出现,错过了固然可惜,但也完全没有必要为了上车就去扒飞车。火车走走停停,总有到站减速的时候。错过了克罗1号买点,一定还会有3号买点。在真正的大趋势中,比尽早入场更重要的是头寸管理。当然,这不是今天的讨论内容。

因此,无论趋势是否延续,追进要么是没有价值的,要么是没有必要的。

原文来自:风云居 | Less is more
本文链接: https://kangjian.net/blog/15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