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来玩大富翁


周末无事,想起了《大富翁4》,便找了虚拟机回味一番。杂思几条,记录如下。

1、大富翁的世界是双轨制的经济结构

很显然,点券的存在使游戏中的特权可以公然计量、交易。点券可以买来股票的上涨和下跌,可以买来嫁祸和陷害,可以买来免费和免罪,可以让流氓、强盗、间谍提供服务,还有无数特权工具。而这一切与金钱无关。特权的商品只有在特权的渠道内才能流通。没有点券,再多的钱也买不到这些。

不禁想起了三十年来许多的“中国特色”。海南人可以随便向内地倒卖走私汽车,一吨钢材可以在仓库停放一两个月价格便在几十手的批文交易中暴涨几倍,王石也曾利用汇率双轨制大赚汇兑收益,铝锭批文甚至导致了巨大的社会风波。

《大富翁》的世界还不错,虽是双轨,但二者如同平行线,绝不相交,自然也就少了其间牟利的可能。

2、没有人创造财富,有的只是财富的转移

在游戏中,最狠的战术莫过于在初期令对手进医院、进监狱。高昂的机会成本使得手中空攥现金,只能眼睁睁看着房价上涨、房租上涨。唯一的应对之策便是加速花钱,在贬值之前把现金换成资产。

租金的本质是既有财富的流转,阿土伯向沙隆巴斯交过路费,社会总福利没有任何形式的增值。表面上,总财富增长的途径有两个:月末银行利息和股票价格上涨。但年息120%的利率加上不断上涨的房价本质上指向的是资产价格高企,而股票价格上涨只不过是将股市中从未露面的散户的财富集中到了主角手中。没有实业,也就没有创造财富的途径。

当资产投机成了经济体主旋律(甚至如游戏中,为全部行业)的时候,危险正在前面不远。不是吗?所谓的次贷危机,不就是阿土伯要买一块地却没有钱,便以这块地作抵押向银行借钱,银行把阿土伯们的贷款打包卖给了沙隆巴斯们、糖糖们。突然阿土伯付不起按揭了,于是大家一起完蛋。资产价格在游戏里会无条件单调递增,在现实中则永远不会。因此,现实中的投机交易,或多或少都难免“搏傻”的性质,看谁是最后一个接盘的人。股市六千点如此,未来一段时间的房市大抵也是如此。

3、游戏的本质是看谁最后一个死于通货膨胀

表面上看,《大富翁》游戏采取的是严格的资金链断裂即破产的制度,考察游戏者如何能在确保安全的直接支付能力的基础上最大限度发挥资金的作用。但深层次看,这游戏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

游戏中月息10%,年息120%;CPI则是持续暴涨,涨幅恐怕超过10%/月。银行存款增幅尚且比不上过路费上涨,更遑论手持现金了。除非不断用黑卡红卡在股市上圈钱,基本没有撑下去的可能。斗到最后两个人,单笔过路费支出越来越大,直到有一人现金链断裂。

当下我国一年期存款基准利率是2.25%,CPI指数官方的是3.3%(2010年7月公布),考虑到我国CPI中房租占比低于国际水平,且未记入购房价格,实际CPI应该高于这个值。所以,尽管名义利率2.25%,我国的实际利率是小于-1.05%的。也就是说,今天存100块钱到银行,一年后能值99就算谢天谢地了。在这个实际利率背景下,赶上现在的资产价格上涨周期,其实我们每天都在玩《大富翁》。

4、无解的游戏

这个游戏是无解的。游戏中除了推高股价的红卡没有别的存活之道。而红卡象征的也只是现实中的民间巨额储蓄或是国际游资而已。现实中,中国家庭储蓄脱媒化程度已经相当高了,国际热钱也已经在中国市场几进几出了,红卡还能在哪里呢?纸币时代的游戏恐怕真的是无解了。

既然无解,那大家都高高兴兴地来玩《大富翁》吧!

原文来自:风云居 | Less is more
本文链接: https://kangjian.net/blog/5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