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Emacs

我的 2020 年终总结


这是一篇迟到的总结,姗姗来迟在除夕守岁。

2020,庚子年,这世界出了太多的幺蛾子。所幸自己没有浪费时间,还算有些产品。

Projects

  • 2nd Certication:继 2019 年拿到了新加坡政府的第一个认证,2020 年拿到了另一个政府认证。能继续得到外国政府的认可,只是证明了经历的过往并非仅仅具有本土价值。尽管自己的国际化技能还远远不达标,但总算有了发力的起跑器。
  • 3th Certication:第三个政府认证启动,也许会成为 2021 年的年度完成事项。

Side Projects

  • Project HandShake:对冲是大资金的必然选择,在一个不具备在做空环境和做空手段的市场中,设计一个对冲系统,即使系统本身不能赚钱,也不能阻挡其探索意义。新和谐公社虽然失败,毕竟具备极强的启示意义。没有这个项目的探索,后续不会有其它“握手”系列策略诞生。
  • Project HandShake-CN:在一个可做空的市场,寻找到了围绕主要资金集散领域的对冲策略。第一个对冲系统不可行,但提纯的理念到了可行的市场,策略便可行了。橘生淮南则为橘。
  • Project HandShake-CN2:新和谐公社之后会有巴黎公社,巴黎公社之后就是苏维埃了。CN2 就是握手系列的苏维埃。彻底将单边策略与对冲策略合一,自下而上让市场决定对市场的操作,真正算是“以天和天”思路的产物了。

Situation

  • 少子化的趋势延续。数据显示,发达经济体的出生率下降不可逆转,华人的高速增长时代结束。未来人口增长的三极是印度、中东和非洲。低生育种群中的个体,只有两种选择:要么成为全球化意义上的精英,要么成为日本文化中的“下流老人”。所谓“饱食贫民”只存在于欧美发达国家。中日韩等东方文化经济体没有那个空间。另一个角度,新增人口减少,“经验”将重新巩固其不可替代性。算力、储能和材料学的科技树短线见顶,技术增速放缓结合人口增速回落,“家有一(精英)老,如有一宝”将在不远的将来重回话语体系。但问题是,这个“老”,凭什么去当“宝”?这才是每一个正当年的人必须正视的问题。
  • 统治的全球化耦合。美国大选的最大启示是,“人类永不为奴”这种科幻电影的口号一定会在不远的将来成为现实中的广泛主张。全球化会将统治者前所未有的团结在一起。基因技术与再生技术一旦取得突破进展,“人上人”、“天龙人”阶级一定会诞生。权力只会巩固权力,统治者必然维持统治。这个趋势下,人类的基本矛盾会向“统治”与“被统治”转移。
  • 物质充裕与快感供养并存。活着不难,有口饭吃总能做到。但人之为人,不该把天赋灵性用在被剪掉气口的短视频上,用在种田文、穿越文这种快感产品中。每一个人类个体,终其一生的使命之一,永远是神经元的优化、头脑中的熵减。即使是在“三体”的语境中,面壁人依然是人类的依靠。其中的隐喻,还是要不断提升认知。托夫勒四十年前的提法是,在“暴力-金钱-知识”的权力三阶段中,“知识”才是最高权力来源。而短半衰期的“快感”,天生是认知的天敌。

Takeaways

构建外脑、优化技能、保持勇气,这三件事是绕不开的。外脑在哪里?技能是什么?勇气哪里来?以下罗列,挂一漏万。

  • 个人扩表。扩大自己的资产包,避免消费债务。未来的世界,1% 的人占据 120% 的财富,98% 的人分摊 20% 的净负债。中间还有 1%,这些人是奴隶社会的城邦自由民,既不用成为奴隶,也不会拥有奴隶。要努力成为中间这 1%,就要积极扩充资产负债表,利用债务杠杆扩充资产包。已完成:一直与消费负债绝缘;资产包构建中。
  • 产业延伸。要抓住更多产业环节,尽可能利用技术的支持,完成原来只有公司制才能组织的生产流程。举个例子,做自媒体有机会成长得快,但做杂志编辑不行——自媒体借助于技术,个人可以囊括更多的创作、编辑、出版甚至渠道建设等流程。要找这样的事情下功夫,不要在大机构做螺丝钉。已完成:路径规划阶段性完成,彻底摆脱了“大机构螺丝钉”的状态。
  • 回归 CLI。只有命令行才符合人类线性表达的习惯。GUI 天生就意味着注意力涣散。Windows 普及了家用电脑,也加深了“用户”和“开发者”之间的鸿沟。手机 App 进一步让更多的人自认为连通了信息世界,其实只是贡献了自己的时间和注意力,为别人创造商业价值。2021 年,继续探索回归 CLI 的流程。已完成:建立以 Emacs 为核心的个人管理系统;开始尝试尽可能用命令行完成操作。
  • 少用商业软件。商业软件从来不会真心辅助用户,它们只会谋求自身利益最大化。建立客户粘性和挖掘用户数据是各类“印象笔记”们的原罪。笔记文档是人生的外挂存档、外接显卡、移动硬盘,决不能被私有格式和商业软件绑架。已完成:新增笔记完全摆脱商业软件,只以纯文本及类文本格式存储;图片不放任何图床,而是采取通用的 URL 地址注记。
  • 记录日志。事事留痕,为的是不背叛飞逝的光阴。已完成:基于 Org-Mode 的日志系统,可以在几个月甚至几年后,精确查找到某日的日程安排或某个会议的笔记;时间管理软件一元化;摆脱了各类 Calendar 软件(包括苹果和谷歌的一方软件)。
  • 反对硬件消费主义。随着 CLI、文本文件等要素在生活中的比例越来越大,电子设备的硬件需求直线下降。我甚至猜测,不考虑工业设计因素,一个树莓派已经可以满足每日办公需求。骁龙 845/855/865 的算力已经算是基本冗余了。任意一个本地设备再加一个入门级的 VPS,基本就可以满足日常所需。已完成:基于 Emacs 的文本工作流,显著压降了各类电子设备硬件需求。
  • 远离算法。算法要为我所用,而不是算法用我。我不是肉鸡,我是吃鸡的食客。远离一切基于算法的产品,包括但不限于:抖音/头条/淘宝/微信订阅号。已完成:通过 RSS 推送获取信息;海量关注社交媒体的账号重获算法下的随机性;阅读清单自主制定,不参考算法推荐。
  • 亲近数学。数学是一切的基础。有了数学不等于有了一切,但数学验证过不去,则什么都不会有。已完成:将多个数学工具加入交易的算法,获取市场深度信息;以及,前述的 Project 1/2/3。

所有的这些,都是为了一个方向:财务健康,思想自由,人格独立

原文来自:风云居 | Less is more
本文链接: http://kangjian.net/blog/18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