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句话的木心(7)


木心 文学回忆录

·海涅:我同情革命。但我知道有一天无产阶级会把艺术打得粉碎。

·西风一到中国,就变成东风——西方军大衣、“派克”(Parka)大衣一进口中国,北方人就叫“皮猴”——在中国,儒家意识形态深深控制着中国人的灵魂。梁启超、章太炎、胡适、鲁迅,都曾反孔,最终还是笼罩在孔子阴影里。中国的集体潜意识就是这样的,奴性的理想主义。总要找一个依靠。真正的思想家完全独立、超党派,中国没有。

·大抵富家子弟,行文素净是不祥之兆,要出家做和尚的。

·敏于受影响,烈于展个性,是谓风格。

·农民怕上小当,革命来了,上大当很起劲。

·中国的近代文学:琳琅满目,一片荒凉。把俄国和中国比较,中国在世界之外。

·写当代,写出过去,意味着将来,就可永恒。

·一个人到底适合做什么?要靠他自己去选择。选择对了,大有作为,选择错了,完了。三十而立,指的是选择对了。选择错了,是"三十而倒立"。

·文学艺术在极权下成了丫头,一边歌功颂德,一边长期愚民。

·郭沫若有诗说:要把红旗插遍全宇宙。我听了,说:你去插!

·“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群众是没有眼睛的。群众还没有记忆。

·当时(1908年)俄国流行一种说法:“革命和艺术不相容。”……最早有这先知的,是海涅。他和马克思为友,可他看到巴黎公社起来,哭了,他说:革命起来以后,我所爱的艺术就完了。陈伯达还在报告中说:海涅在革命起来后,吓破了胆。

·上海解放前,我也觉得上海是个罪恶的城市,可是一“解放”,水清了,我知道我错了。个人主义的空间也没有了。

·个人主义,我归结为:自立,自尊,自信。你不能自立,就无法自尊。不能自立自尊,何谈自信?

·诗是天鹅,哲学是死胡同。天鹅一展翅,全部碰壁。哲学家全是壁虎。

OttoKang wechat
发表是最好的记忆,专注于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