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句话的木心(6)


木心 文学回忆录

·帕斯卡说:“人是一支有思想的芦苇。”……原话是:“人是一支芦苇,自然界最脆弱的生命,不过是一支会思想的芦苇。”

·拉罗什富科:“哲学很容易战胜过去与未来的罪恶,但现在的罪恶却很容易战胜哲学。”

·古代,最后一条路是隐退,或做和尚,或进修道院。中外皇帝不约而同都给你一条退路,但到我们,没有退路了。

·我说:“恋爱总是成功的。”为什么呢?你爱,那就成功了。哥德曾说:“假如我爱你,与你无涉。”全世界欣赏这句话。

·翻译是对原著的杀害。

·曹雪芹只有过和不及,高鹗则是错与误。

·我们面临两种贫困:知识的贫困,尤其是品性的贫困。……没有品行上的丰满,知识就是伪装。

·不要去参加任何主义。大艺术家一定不是什么主义的——莎士比亚什么主义?

·年青人无私无畏,其实私得厉害、畏得厉害,只有那点东西,拿掉就没有了。

·凡是得到世界声誉的苏联作品,都是写"人性",……是不服从"党性"。

·十月革命后,马雅可夫斯基一群先锋战士高喊:“把莎士比亚、托尔斯泰扔到大海去。”中国十年“文革”,号称八个样板戏,一个钢琴协奏曲,一幅油画,横扫西方资产阶级的全部艺术。结果是马雅可夫斯基自杀,江青完了。

·博学虽然可耻,但使人心宽。

OttoKang wechat
发表是最好的记忆,专注于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