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技术分析

交易员读林彪:如何“集中绝对优势兵力”(5)


交易员面对市场始终是以少对多。因此,集中资源,聚焦一处非常重要。如面面俱到,必处处挨打,资金缩水。必须主动放弃一些市场,放弃一些标的,再放弃一些方法,放弃一些手段,集中全部资源专攻一点,只在最有把握的地方,做最有把握的机会。

“兵源”、“粮源”在哪里

兵粮之源头问题,根本上是个“本末观”的问题。东北解放战争中,处于守势的一方、在上的一方,其核心利益在于法统,其“本”必然是大城市、交通线;而处于攻势的一方、在下的一方,其核心诉求在于变强,其“本”在于每一场战斗的胜利,以及随后带来的兵粮二源。

交易中亦是如是。交易员面对整个市场,对手以机构为主。这个东北解放战争中四野的局面有相似的地方。机构业务核心是融资和资产规模,生命线一样是“法统”,而交易员的核心诉求是变强大。这时候,兵源粮源就在于自己。概括起来,是做两个加法,做两个减法,即“两加两减”。

第一个加法,是“多学”。

多空对峙本质上是个团战,不确定的各方加入多空阵营,打群架。这时候首先要做的是掌握战场上的各门各派武艺。交易中,有价投,有抢单,有各门各派的技术分析。每一个流派都代表了一股力量。只有多学,才能掌握尽可能多的“他人的武艺”,知道每个流派时时刻刻地判断是什么。

“把书读厚”的目的有两个。一是知道对手在想什么,知道“队友”在想什么,二是知道自己究竟适合什么,自己的武功体系是什么。打个比方,天下武林熙熙攘攘,而只有先变成什么都知道的“王语嫣”,才能找到自己的“降龙十八掌”,成为乔峰。

类似芒格的多种思维模型,多学会各个门派的招式也有助于在解构市场时保持足够的客观。从这个角度讲,所谓“确定性”和“紧迫感”,就是各路门派的“共识”即将出现的时候;所谓“不确定性”,就是大家观点还不一致,对市场的解构不统一的时候。多掌握一个门派的武功,就多一个信息源。与一般的政商竞争不同的是,交易中无需通过任何市场调研即可知道各门各派的所思所想——只要你真的会。

这是补充兵源粮源的第一个加法,要多学。

第二个加法,是“多战”。

交易是打仗,不上场没用。模拟盘是电脑里的战争游戏,打得再多也是假的。必须做实盘。

多做实盘的目的是三个。

一是学以致用,“学会”不等于学会,只有会用了才是真的掌握。任何武功学了不用或者用得不多,都不是真的会。

二是理论衍发,只有将所学的东西投入实战,才能通过实践的过程产生新的理论。进而,记录下新的理论,整理分析修订之后,这个理论就是自己的了。这是一个从理论到实践再到理论的过程,经此循环,别人的理论才是自己的理论。顺便提一句,有个标准很适合自检:如果学习的过程没有产生笔记,学习而不动笔墨,则这个过程必定是无效的。各行各业的精进都是共同的,必须经过理论衍发这个环节,这个环节不动笔墨是不可能完成的。

三是认识自己。只有在战争中才能学会战争,在交易中才能学会交易。这里除了理论与实践,还有个观心的过程。要在实践中了解到自己是谁,谁是自己。比如,海龟交易作为一个方法放在这里,至少面临三个问题需要和自己的禀赋匹配:第一,是否能承受较低的成功率;第二,是否能承受持仓期间收益水平的大幅波动;第三,假设ATR周期和均线周期的数字是固定的,那时间框架选择什么级别。这三个问题没有书本可以回答,只有在实践中自己解决。

这是补充兵源粮源的第二个加法,要多战。

第一个减法,是“无名”。

社会科学的一大特征就是,研究者、观测者会与研究对象、观测对象相互扰动。真实的不可证,可证的不一定真实;看到的测不准,准确的看不到。从这个角度看,交易是最典型的社会科学学科。交易员基于对自己负责,必须“无名”。

“名”在这里,是社会评价。这里的名,不是美名,更不是恶名,名就是名,无名就是没有任何社会评价。无论人是不是社会关系的总合,社会评价都是人的投影。评价可以,不要涉及交易。任何在公众场合、平台提及自己的交易业绩、交易方法、操作细节的人,都是另有所图。最常见的是为了更大的AUM。

社会评价是一种拖累。做交易就是赵子龙七进七出,怀里尽量不要抱阿斗。社会评价多了,赵子龙的主要精力一定会转移到保护阿斗——保护自己的社会评价,而非真实客观地面对市场。当这种连接渠道越来越大,交易者将彻底丧失作为观察者的地位,而逐渐成为观察对象的一部分。少年不一定由此变为恶龙,也有可能成为山洞里的蝙蝠。

人不可能没有社会连接,也不可能不与任何人交流交易。这里,要尽可能恪守三个原则:一是不预测市场,只交流当下和过去;二是不评价他人曲直,不做价值判断;三是不概括盈亏,概括就是扭曲,就会失真。

这是补充兵源粮源的第一个减法,要无名。

第二个减法,是“无我”。

这是最难的一减,把自己减掉。佛家讲无我,或者说我空,或者说非我,大概都是在讲对“我”的否定。交易员做交易,恐怕都会有这样的体会:当心里心心念“这个月再赚XX钱,我就给XX买个XX”。这就是陷入了我执,“我”就开始起不好的作用了。一念生,后面大概都是亏钱。仔细想想,一定是这样。

这是基于人深层次的局限。念头一起,则对市场的观测就不再中立,自己就带有了预判的立场。更可怕的是,这时的预判还不是上涨下跌,而是“一定赚钱”。当一个交易员预判自己一定赚钱的时候,怎么可能不亏钱呢?根子还在我执。

若要去我执,首先要无我。

缠论里有个词叫“零向量”。这是最理想的状态。首先,交易员参与市场是个向量,总要有预判才会建仓,要不然就是轮盘赌赌大小了。但是,建仓的那一念,又是个“零”,有方向没速度,有方向没力度——有信息,但没能量。缘起性空,下手一瞬,心思澄明,明镜不染,无我无不我,这种交易,大概率都是赚钱的。

这个问题是交易中最深层次的问题,在这里说不完。这是补充兵源粮源的第二个减法,要无我。

做到了“两加两减”,菜畦就培好了土,播下了种子,撒好了水。剩下的就要靠经年累月的坚持了。

=============================================

坚持一定会有代价,核心还是能舍弃什么。

神魔皆以血饲,不愿放弃就不会成功。回到“集中绝对优势兵力”这个主题,最大的绝对优势兵力还是心力。这里有个必要但不充分的条件,可以用于每一个交易员的自检:

交易,是不是生活中占据精力和时间最多的一件事情。

这个最多,是无因的最多。陪伴孩子,锻炼身体,甚至吃饭睡觉,任何一个“高价值”的选项都不能排在交易前面,交易才有可能成功。废寝忘食做交易,依然不成功的人有很多;但业余做做,或者陪伴孩子之余做做,随随便便成功的,一个没有,也永不会有。这里容不得任何庸俗辩证法,容不得任何“尽管、虽然”和“但是”,没有任何借口,也不存在任何例外。说到底,带兵打仗,集中了绝对优势兵力,只是将胜率提升到最大,最后也不一定能赢,何况分兵去干别的事情呢。

只有真正认识到这一点,才算是做到了敬畏市场,敬畏规律,敬畏天命。也只有做到了这一点,才算真正把自己的“绝对优势兵力”集中了起来。

原文来自:风云居 | Less is more
本文链接: http://kangjian.net/blog/1904/


交易员读林彪:如何“集中绝对优势兵力”(4)


交易员面对市场始终是以少对多。因此,集中资源,聚焦一处非常重要。如面面俱到,必处处挨打,资金缩水。必须主动放弃一些市场,放弃一些标的,再放弃一些方法,放弃一些手段,集中全部资源专攻一点,只在最有把握的地方,做最有把握的机会。

如何利用绝对优势,开辟新局面?

新局面的“新”,就在于缓冲少,浮盈薄——四野进东北,一片白茫茫。这时候,如何才能迅速打开局面?要做到以下四个方面。

一是要把握好时机。绝对优势都是暂时的、相对的、局部的,利用绝对优势兵力,首先要学会把握时机。把握时机要依靠预案而不是灵感。时间窗口打开前,要有预案。预案必须基于完全分类的原则,穷尽所有可能性。时间窗口打开,按图索骥,直接建足头寸,持有到平仓的位置或者被证伪止损出场。在这里,灵感是不可靠的。压力之下,灵感可能带来妙手,也可能带来昏招。交易员要追求的状态是“通盘无妙手”,而不是大开大合,大起大落。

二是要组合资源。将自己所有的知识、技能,通过有机的方式重组,形成一套多维度的分析框架。战斗中,步坦结合、炮步结合是陆军作战取胜的关键。交易也是一样,多个维度的资源重组后用于同一个领域,往往可以提高胜率。

三是要明确目标。行情不可预测,但交易的目标可以预设。做好吃一口大趋势的准备,就要将止盈设置得迟钝一点;做好吃一段波动或盘整,不妨将目标位置设置到左侧。设置目标不是主观上猜测市场,而是要基于对走势的阶段划分,在自己操作的时间框架下将目标与现实相结合。这个要求说起来简单,操作起来,交易员必须克服自己的贪嗔痴疑慢,做到物我两忘才可以。确立了目标,一口是一口,才能跟随行情逐步成长壮大。

四是要调整心态。“绝对优势”如果是个分数,那分母一定相对较小。在绝对优势之下,单笔交易取胜很容易,连胜之后要及时调整好心态,戒骄戒躁,切不可因连胜而把自己当作上帝。既然是绝对优势,就要少做,做少,调低目标。我有一个师,目标就是一个营,吃下去再说;我有一个团,我就打一个连,不能贪多。一个师打一个团,一个团打一个营能不能取胜?三打一大概也能赢。但打成惨胜、打成苦战怎么办?打成击溃战,白白忙一场怎么办?这都是需要盘算清楚的后果。只有绝对优势兵力,绝对优势的比例,一小口一小口地吃掉对方,才能一步步站稳脚跟,发展壮大。

南满九个步兵师、四个炮兵团,每次就打一个团,目标就是累计吃掉五到六个团,三三制下胡乱类比,大概是 3% 的单笔收益, 15% 的阶段累计收益。期货交易保证金比例下,做到这个比率,大概只需要单笔把握 0.5% 的价格波动,阶段性累计把握 2.5% 的价格波动即可。半仓交易,这个比率也只要提高到 1% 和 5%。绝对优势原则之下,这个目标并不难。

原文来自:风云居 | Less is more
本文链接: http://kangjian.net/blog/1902/


交易员读林彪:如何“集中绝对优势兵力”(3)


交易员面对市场始终是以少对多。因此,集中资源,聚焦一处非常重要。如面面俱到,必处处挨打,资金缩水。必须主动放弃一些市场,放弃一些标的,再放弃一些方法,放弃一些手段,集中全部资源专攻一点,只在最有把握的地方,做最有把握的机会。

有优势,但不是绝对优势怎么办?

遇到似是而非的机会,看起来还不错,但又没有通过多个维度的验证,不具备绝对优势,这时候也该怎么办?

——不打。

这种机会介入了,很可能也可以盈利,可以赚钱,但不具备绝对优势的机会,赚钱往往吃不到整口。要么浮盈很大,缩水很多,要么赚钱之前先要扛一个浮亏,挖一个大坑。军事上的表达是,要避免“打成击溃战”,辛辛苦苦打一仗,没吃到整口,让敌人跑了。兵者不祥,好战必亡。

不打也不是不看、不管,而是等待进一步信号。战斗中,进一步的信号往往是等待友军集结配合。交易中,进一步的“信号”就是“信号”,要等待更多信号。例如,盘口信号提示某产品做多,但均线不匹配,那就慢慢等待均线转向;均线提示做多,但走势结构说不通,那就等待第二次说谎。总之,兵无常势,只有“友军”集结完毕,才是动手的时候。

不要担心错过。要相信,波动越大的品种,越容易出现失衡的状态。所谓“基本面”,一天两天内不会变化很大,价格波动幅度越大,失衡的幅度越大,纠偏的力度越大,交易的机会就越多。要有信心,勇敢地抓出市场价格失衡的瞬间,在窗口打开的时候集结优势兵力,重仓介入。

徒弟会买,师父会卖,师爷会等。要学会等待绝对优势兵力集结再动手,学会等待市场失衡的窗口打开,要学会等待“歼灭战”的机会来临。交易做到一定程度,看反亏钱并不常见,常见的亏损都是来自“击溃战”的纠缠损失。没有绝对优势,要学会等。绝对优势的局面,都是等来的。

原文来自:风云居 | Less is more
本文链接: http://kangjian.net/blog/1900/


交易员读林彪:如何“集中绝对优势兵力”(2)


交易员面对市场始终是以少对多。因此,集中资源,聚焦一处非常重要。如面面俱到,必处处挨打,资金缩水。必须主动放弃一些市场,放弃一些标的,再放弃一些方法,放弃一些手段,集中全部资源专攻一点,只在最有把握的地方,做最有把握的机会。

为什么要坚持“绝对优势”

第一个原因是为了避免击溃战,尽可能吃“整口”饭。

军事领域,一般同等战力的前提下,三到四倍与敌人的军力,即可保证胜利。但胜利与胜利不一样。三到四倍的胜利,经常是击溃的胜利。如果是一个数量级的优势兵力,则可以用一半以上的资源来捉捕突围溃败的敌人。捕捉了敌人就可以用俘虏补充伤亡,让队伍越变越大。

第二个原因是为了对付增援,提前设置冗余。

兵无常势,绝对优势就是绝对冗余,一定要配置过剩的兵力,战后抓俘虏,战时防增援。

第三个原因是为了提升士气。

兵越多,优势越大,优势兵力的士气也越高,军令贯彻彻底,执行更好。以少对多,则对思想政治工作会有更高的要求,对瑕疵和纰漏的容忍度就会比较低。

避免击溃、防范增援和提升士气这三个原因,对交易员也有重要的意义。

交易要避免“击溃战”。交易的本质是获取买卖价差,价差只有坚决的拉开,中间尽可能少回撤,才是歼灭战。方向对了,过程反反复复,最终的价差也不会很大,就是击溃战。要避免击溃战,就要在前面说的“绝对优势”具备的基础上再交易。要清楚地认识到,“击溃”虽是胜果,但并无可取之处。要把好钢用在刀刃上,尽可能避免“击溃”,尽可能做到“歼灭”。

交易要防范对手增援。做多的时候,空头就是对手;做空的时候,多头就是对手。任何时候,交易的胜率都不是 100% 的,总有不确定性在。对手增援的时候,拥有了“绝对优势”,就意味着背后站了更多的共识者。“绝对优势”就是不同交易依据的最大公约数,连接的集合就越多,共识者就越多,就越能避免对手的反扑。所有的 PinBar、所有的影线都是对手反扑的结果,防止对手翻盘,就要把共识者团结得尽可能多,对立面分化得尽可能少。虽然交易员不能改造市场,但可以通过努力,选择多空失衡的一刹那,顺着即将成为多数的一方进场。这也是所谓“顺势交易”的另一种解读。

交易要提升士气。下单时,心态很重要。充满信心下单,下的分量就足,火候就合适,脱离成本区之前也踏实,拿得住。反之,下单时左右犹豫、哆哆嗦嗦,难免自我怀疑否定,拿不住单子,建不满头寸。有了更充分地交易依据,交易员的“士气”自然就更高,最好是意识到“机会难得”,产生了饥饿感,那就更好了。打仗首先要勇敢,交易首先不能怕。在合适的时机,要鼓足合适的勇气。这背后,还是“绝对优势”起作用。

原文来自:风云居 | Less is more
本文链接: http://kangjian.net/blog/1898/


交易员读林彪:如何“集中绝对优势兵力”(1)


交易员面对市场始终是以少对多。因此,集中资源,聚焦一处非常重要。如面面俱到,必处处挨打,资金缩水。必须主动放弃一些市场,放弃一些标的,再放弃一些方法,放弃一些手段,集中全部资源专攻一点,只在最有把握的地方,做最有把握的机会。

什么叫“绝对优势”?

所谓“优势”,就是“多”。所谓“绝对优势”,要多出一个数量级。军队中的绝对优势,是一个师打一个营,一个军打一个团,几个军打一个师。军队“三三制”下,大概就是一个数量级的差别。

交易中的绝对优势,也要在“三三制”的基础上做到一个数量级的优势(3*3)。

第一个“三”,是心态控制、资金管理、技术分析这三大支柱。三大支柱必须同时满足条件,才进入下一步验证。心态控制是前提,状态不好,身体不适,不做;情绪不稳,生活有事,不做;工作太忙,分心太杂,不做。这是第一步。资金管理要关注仓位和资金成本。仓位不能太重,这个不用多说;仓位也不能太轻,太轻的话浪费机会,浪费太多资源。下手要准,下料要足,这是第二步。技术分析是第三步,机会要经得起技术分析的检验。满足了这三大支柱的验证,就算做到了第一个“三”。

第二个“三”,是个股(合约)、板块、大盘(商品指数)三个层次。三个层次无论是自下而上还是自上而下,要形成共振。无论是商品还是股票,总归可以划分为“个体-群组-整体”三个层次。三个层次之间不能出现矛盾,最好是相互验证的共振关系。这里判断强弱矛盾与否,不是单纯看涨跌。太阳为阴,太阴为阳,趋势的变化方向共振就可以了。如果打算做多工商银行,银行盘口起码不能是下跌走势,大盘至少也得是横盘整理。任一层面出现了对立,就要格外小心了。这是第二个“三”

第三个“三”,是本级别、高一级别、低一级别三个时间框架。本级别是观察的主力级别,在更高的级别中要有明确的意义,否则很可能就是逆势交易;不能和更低的级别矛盾对立,否则就是没有交易信号。只有在大级别明确向上,本级别和缓向下时,才要在低一个级别找买点。还是那句话,下跌中只考虑买,上涨中只考虑卖,涨跌不重要,变化趋势最重要。

第四个“三”,是三种以上的逻辑验证。三种逻辑必须相互独立,不能是同源水、同根木。例如,用布林线去验证 MACD 就不行,二者都是基于收盘价计算的指标;用趋势线去验证均线也不行,二者都是在用数学方法分析斜率的变化。108 课有个相互验证的组合:基本面、技术分析、比价关系,这就是相互独立的东西。要找相互独立的逻辑去验证,才算满足了第四个“三”。

第五个“三”,是“三倍以上的备选”。同一个方法,同一个时刻,至少要能选出三个标的,其中要有最优的,有次优的,这个遴选才算有效。交易中除了要防止各类“失控”,还要防止“过度控制”,也就是“过拟合(over fitting)”。过拟合的一大直接表现就是普适性不够,特异性过强。同一个方法,同一个时刻,至少要能找到三个以上的标的,才能消除过拟合的可能性,选出来“最优”才是真的“最优”。

上面的五个“三”都做到了,就算是集中了优势兵力,占据了绝对优势。只要是流动性够好的市场,做到了这五个“三”,胜率一定不会差。

原文来自:风云居 | Less is more
本文链接: http://kangjian.net/blog/1896/


这也许是交易中最真实的东西

在不可知论者的视野里,未来的一切都是不能预知的。

预测未来没有意义,分析过去是有意义的。技术分析分析过去的价格演变,其有效性建立在三大假设的基础上:

  • 价格行为包容一切
  • 历史会重演
  • 趋势会延续

如果把三大假设当作大前提,按照三段论的模型,若要得出“技术分析有效”这个结论,还需要一个小前提。这个小前提即是:我们看到的历史是真实的。

这里首先要给真实一个定义:不被少数主体控制,反映真实市场情绪

当市场的容量有限时,价格的突破是可以操纵的,成交量的放大是可以对敲的,时间的延长是可以控盘的,空间的大小是可以调整的——大部分的市场要素都有可能不具备百分之百的真实性。

这时,只有一个东西的真实性相对可靠:缩量。放量可以由大户做出来,缩量不行,少数主体想违背市场情绪做出“缩量”的形态,而大多数市场参与者没有保持一致,其结果一定是缩量缩得不明显,或者压根就没有“缩量”。显著的缩量一定是多数市场主体的一致选择。因此,当市场出现“缩量”的形态,形态越明显,背后的市场情绪越一致。

市场在高波动性和低波动性之间往复转换。持续的缩量在价格上也往往是低波动性时期。缩量加低波动性,往往就是在酝酿高波动性周期。(因此,A股市场长期以来才有所谓“横有多长,竖有多高”一说。)不论是趋势交易还是区间交易,当低波动性周期向高波动性周期转换的时候,一般都是入场的好机会——胜率高,盈亏比合算。

EOF

以下是早期关于“成交量”这个主题的链接:

原文来自:风云居 | Less is more
本文链接: http://kangjian.net/blog/1731/

想盈利,该怎么亏?

(Photo By www.adactushousing.co.uk)

我真的很感激那些连续出现的小亏损。正是这些令人讨厌的小亏损,把那些比我更聪明的交易者挡在了获利的门外。 ——金融帝国

真正理解“盈亏同源”,是交易员盈利的前提。有些时候,盈亏不仅同源,甚至同体。见过很多交易系统,回测的时候命中率可以达到90%以上,在高命中率的前提下,还可以拥有整体2:1以上的盈亏比。无一例外,这些系统一旦付诸实盘,都是亏损的。——否则,全世界的钱都被一个人赚走了,市场就不是市场了。

亏损的原因林林总总,有些是回测主观系统的时候不经意从右往左看,开启了上帝视角;有些是不知不觉间采用了“未来函数”;还有一些,则是回测时间过短,没有经历完整的“高波动-低波动”周期。这些都是导致纸面盈利的交易系统亏损的原因。

稳定盈利的交易系统可遇不可求。如果说开发一个系统常常是“大胆假设,小心求证”的话,这里的“假设”实际上是大量显性和隐性思考的结果。瞎猫撞到死耗子的可能性不能说没有,但非常小。这种思考要持续、专注,一以贯之,才有当头棒喝般的顿悟。

这个思考的过程,其着力点应该在如何亏损上。一个稳定盈利的交易系统,必须要有明确、清晰的亏损要素。

具体来说:

  • 第一,单笔交易层面,必须有不少于1/3的交易亏损。亏损的本质是释放风险。因此,稳定盈利的交易系统中,单笔亏损交易的量必须要有保障。一个胜率过高的交易系统,意味着巨大的崩盘风险。典型的例子是A股市场的“死扛”策略,单纯看胜率,会非常高,其中毫无风险释放的渠道,这种策略是不可取的。小额的亏损在少量付出金钱的同时,本质上是释放风险。交易系统要想稳定盈利,这个环节是不能少的。从经验上看,高于70%的胜率往往会偏向于“刮头皮”,风险释放渠道是不够的,对技艺的要求也更高。因此,一个好驾驭的交易系统,其中的单笔亏损比例不应该低于1/3。
  • 第二,整体绩效层面,必须要出现3次到5次以上的连续亏损。除了通过单笔亏损释放单笔交易的风险,交易系统还必须有连续的亏损,用来释放系统性风险。这里有四重含义:
    • 首先,如果没有连续的亏损,一个正常的(不过高的)胜率就无从保证。这个不多说。
    • 其次,没有连续的亏损,就必然没有连续的盈利,整个交易系统就没有创造“上台阶”交易的可能,交易系统的盈利能力就要被打个问号了。
    • 第三,如果没有连续的亏损,交易系统的门槛就不存在了。这里举个例子,长期以来A股市场“打新”全凭手气,基本没有风险,因此打新市场里聚集了大量不参与投机交易的低风险爱好者,“打新”这个策略,注定也就是低风险、低收益了。
    • 第四,只有存在连续的亏损,交易者才有施展价值的舞台。控制亏损的频率、幅度是可以节约风险利润,是盈利的重要来源。交易系统只有存在连续亏损的基础,交易者才有施展的舞台。以双均线系统举例,改善双均线系统的一个重要方法就是通过通道(动态的、静态的)过滤掉发生亏损的交叉点。这个过滤的过程,就是交易者的工作。没有这个工作,交易者就成了下单员,交易的趣味将大打折扣。
  • 第三,系统开发层面,必须要因为思考交易系统亏欠自己的兴趣、爱好、习惯。除了数字上的亏损,还有一种亏损是必须的,那就是开发系统的成本必须对交易者的兴趣、爱好、习惯造成了挤占。交易系统稳定盈利,生活上的“亏欠”也是必要的环节。还是分几个层面说:
    • 字面上的稳定盈利本身就很难。人无风趣官多贵,容易走的都是下坡路。舒舒服服拍脑袋也可以创造交易系统,但你放心,这种交易系统要么过不了回测关,要么过不了实盘关。
    • 交易者和交易系统需要磨合的过程才能经历实盘的考验。交易者熟练驾驭自己开发的交易系统,才能摆脱犹豫、迟疑、拿不住单子等等负面的状态。开发的过程中,交易者会切身体会彷徨、怀疑、绝望等情绪,进而经历一番涅槃,交易系统才能向钢铁侠的盔甲一样,与交易者合而为一。这个锤炼的过程如切如磋,如琢如磨。“切、磋、琢、磨”,哪个字都不舒服。

可见:

  • 所谓“稳定盈利”,就是持续地、可控地亏损。——没有持续的亏损作为门槛,交易的盈利就会被无限摊薄;没有可控的亏损,交易的盈利就会被无限回吐。
  • 所谓“持续进步”,就是持续地、可控的亏欠自己。——没有持续的亏欠,心神就会随波逐流,难以专注,无法提升;没有可控的亏欠,生活就会失去平衡,交易者也要走火入魔。

盈亏同源,重点在亏。就像做贼,既要会吃肉,也要会挨打,重点在会挨打。
把握这个度很难。交易是一场修行,就像人生是一场修行。每位交易者都永远在路上。

EOF

以下是早期关于“亏损”这个主题的链接:

原文来自:风云居 | Less is more
本文链接: http://kangjian.net/blog/1729/

关于“量、价、时、空”的一点思考

“量、价、时、空”是交易中最基础的四个要素。

以这四个要素作为框架,很多常见的交易要素可以各归其位。如:

    • 放量、缩量、无量
    • 均量
    • 力度指数
    • Price Action理论
    • 均线
    • 支撑阻力位
    • MACD、RSI、KDJ
    • BOLL、通道理论
    • “横有多长,竖有多高”
    • 缠论
    • 均线
    • 波浪理论
    • 盈亏比
    • 支撑阻力位
    • 缠论
    • 波浪理论

以上的划分并不周延,只是个大概的归类。从这个归类中,可以大致看出单个模型的局限所在。比如:

  • MACD、RSI、KDJ、BOLL等指标及其“共振”——这些指标关注的点各自不同,但核心都是一个:价格。用价格形成指标,进而互相验证,难免循环论证。这也是 Price Action 理论强调少用指标的逻辑基础。
  • 均线理论——以价格的均值为基础,考虑了时间因素。均线理论缺乏成交量、空间的因素,因而一般要结合“放量、缩量”操作,同时常用趋势跟踪技术主动弱化空间因素的权重。
  • Price Action——以价格形态为核心,“读取”、“倾听”市场的声音。PA理论大量应用于外汇市场,常常没有准确的“量”的因素。同时, Price Action 理论往往对时空因素采取相对模糊的应用,时空要素往往需要主观判断(时空方面,国内交易员曾有“大象吃苹果”等精彩的主观判断方法)。
  • 缠论——缠论与 Price Action 的着力点恰恰是互补的关系。缠论的价格因素主要是以“分型、笔、线段”的形式呈现,对价格的小级别波动并不是十分关注。结合中枢、级别等理论、将时空因素纳入。
  • 波浪理论——重在时空关系,价格因素在波浪理论中类似缠论,应用得比较粗糙。考虑时空因素过于主观,“千人千浪”。

以上,可以看出,相对体系化的框架,如 Price Action、缠论、波浪理论,或多或少都要照顾到四个要素。而 MACD 等指标,由于在要素层级存在自身的局限,则很难构成交易系统的基础。均线理论应用于实战,往往不能简单的“金叉死叉”,要结合K线形态(Price Action,“价”)、和成交量的变化相互验证,提升绩效。即使如此,均线理论在时空因素的把握上往往也要采取趋势跟踪策略主动“放弃”。

“量、价、时、空”四者之间的有效结合、匹配,进而寻找共振,可以有效提高胜率。

对交易员来讲,有必要从这四个角度重新审视自己的交易系统,是否在某些方面存在缺陷。简单设计一个打分卡:

  • 量:明确?涉及?空白?
  • 价:明确?涉及?空白?
  • 时:明确?涉及?空白?
  • 空:明确?涉及?空白?

一个成熟稳定的交易系统,也许有这些关注点:

  • 四个要素中最好不要出现“空白”(外汇交易中的“量”除外);
  • 四个要素都是“明确”的时候,往往可以将交易系统程序化了;
  • 交易员的价值,恰恰在于对“涉及”这种状态的把握;
  • 四个要素全部是“涉及”,交易员往往会比较累,交易绩效对于身体、心理的状态要求也比较高;
  • 直觉上,有两个以上“明确”,一到两个“涉及”,似乎比较容易操作。

当然,千人千面,每个人都有自己舒服的状态,不能一概而论。交易的核心还是心态控制和资金管理,技术分析终究只是交易的皮毛,过分沉溺,难免皮相。

EOF

原文来自:风云居 | Less is more
本文链接: http://kangjian.net/blog/1727/

商品到了关键点


商品跌到了重要的位置。

这种时候,耐心比黄金还珍贵。

文华商品指数

黑链指数

煤炭板块

焦煤指数

EOF.

原文来自:风云居 | Less is more
本文链接: http://kangjian.net/blog/1724/


价值投资中的回撤入场


(Image By ChartSecret.com)

Price Action 理论中,除了极少数的情况,入场基本都要在回撤的时候。所谓“顺大势,逆小势”、“突破回踩”,都是回撤入场。

对比一下 Elder 对基本面分析的解读:

当我认为未来某个事件会增加一只股票的价值,而目前价格又低于价值时,我才会考虑买入。在价值之下买入,在价值之上卖出并有清晰的逻辑,这样做才能让我在逆境时坚定信心。(《以交易为生2》,CH1)

这段话包含两个意思:

  1. 入场(做多)的主要原因是看涨。未来的价值会增加,所以现在准备做多。这是最基本的原因。
  2. 当前的价格要低于价值。把未来的走势遮住不看,现在的价格要低于现在的价值。这是第二个原因。

第一个比较好理解。未来看涨,任何一个价值投资者的基本范式都是这个。第二个比较容易被忽略。

目前价格又低于价值时,我才会考虑买入”。价格低于价值,即价格被低估。在 Elder 眼中看来,即使是价值投资,也要重视买点。当下的价格被低估的时候,才是价值投资者的买点。很多时候,“价值投资”亏钱,往往是方向看对了,入场点没找好。高估时入场,长时间被套。事后一看,其实大方向是对的。

——这就是价值投资的“回撤入场”:

  • 方向顺大势:价值在未来看涨
  • 入场逆小势:当下的价格被低估

当然,典型的回撤入场往往还要重视扳机点,没有扳机的枪不会响。基本面分析时,扳机点可能就是一个短期看衰时的利好新闻、一个回撤中的放量大阳线等等,这些都可以。价值投资毕竟周期更长,精度上的要求可以放松一些。

总结一下,价值投资回撤入场的关键:当下价值被低估。无低估,不做多。

EOF.

原文来自:风云居 | Less is more
本文链接: http://kangjian.net/blog/1722/

交易员的生存之道


(Photo By Daryn Bartlett)

交易员的交易系统与计算机的量化策略之间存在着根本的不同。一个成熟的主观交易系统应该由三个部分组成:量化依据、筛选标准和哲学基础

  • 量化依据。量化依据是指一个交易系统中具体信号的特征、入场点、出场点、头寸大小的计算方式。无论是高频交易还是主观交易系统,“量化”都是共同的特征。量化是对抗情绪最有力的防护网,是任何交易员上场前必须佩戴的护具。即使是主观分时图交易,“满仓、半仓、四分之一仓”这种笼统的表述事实上也是一种量化。系统要求满仓半仓开仓,就不能因为恐惧、犹豫而缩小头寸。
  • 筛选标准。筛选标准是过滤掉无效信号的必备品。任何一个交易系统都需要筛选。有些标准,主观交易和机器交易共同使用。根据形态,可以判断趋势还是震荡;根据均线,可以判断顺势还是逆势;根据价格波动的时间跨度、点位幅度,可以判断是否已经超买超卖;根据影线长短、实体大小、趋势角度,可以识别价格运动的强弱——这些机器也可以做到,但有些标准,目前机器交易还很难涉足,这其中最典型的因素就是基本面。做交易,终极路径还是基本面和技术面的合二为一。基本面发现了大级别的供需失衡,技术分析予以验证,进而找出具体的买卖点,这是提升胜率和回报比的终南之道。
  • 哲学基础。只要世界还是由人来主宰,市场就依然是由人构成的。即使是量化、高频交易,策略的背后也是制定策略的人。有人在,市场中就会有些不变的东西。交易员的交易系统必须在哲学层面找到落脚的依据,交易系统才能站稳,才能长期稳定盈利。没有哲学基础的交易系统,只是对历史数据优化后的“刻舟求剑”,注定不会长期有效。交易中的哲学基础往往植根于人性,一般都比较朴素。比如,市场做同一个事情尝试两次都失败了,价格反方向运动的概率就会比50%略有上升;比如,市场价格无论高低,总是在高波动性和低波动性之间运行;比如,马太效应,自我强化,反身性理论(趋势会延续,而延续本身又会强化趋势);比如,否定之否定(失败的失败——突破失败,回撤,回撤失败,趋势延续——Pullback入场信号);比如,未来无法预测(趋势跟踪技术,止盈不止损)。大道至简,凡是长期有效的交易系统,都是可以找到哲学基础的。这一点,据我所知,目前还没有机器可以理解,计算机的深度学习似乎也无法做到。

三个部分中,前面一个半机器可以做到,甚至可以比人做得更好,后面一个半机器目前还无法实现。机器无法深度参与筛选标准中的基本面配合,这个好理解。为什么说量化策略很难涉足哲学基础呢?有些量化交易策略确实具备哲学基础,但每天执行这些策略的计算机并不理解它,掌握哲学基础的依然是计算机背后的人,而人又基本不会代替计算机下单,往往只在策略疑似失效时才会予以干预。而交易员的价值就在于对一个个信号进行取舍,进场或者放弃,加量还是减量。这个角度看,交易员依然是不可取代的,Trading这个手艺也将长期存在。 当然,这将将非常残酷。大量炒单、超短线的交易手法将逐渐被机器所取代,稳定盈利难度越来越大,大量手工机械交易员将被市场淘汰。交易员群体将面临一次剧烈的新陈代谢。低频交易、基本面交易将是人类交易员最后的高地。能够通过刻苦攀登登上高地的交易员,面对充斥着大量计算机交易员的市场,将会重新获得独特的竞争优势。 这个独特的优势就是:犯错。是的,人类会犯错,计算机不会。犯错是人类交易员最后的核心优势。《浪潮之巅》的作者吴军有一个观点,人类一些区别于动物的主要能力,比如语言、逻辑、感情,源自于进化过程中的基因复制“错误”。一种极小概率的错误可能是让某种能力变强,比如语言这个能力,就是在基因“抄书”的过程中抄错而产生的。猴子进化成人,就是不断犯错的过程。计算机最大的优点在于不会犯错。不会犯错,计算机永远不会进化成人,猴子也将永远是猴子。 人类交易员并不用灰心。未来是不可知的,是不可预测的,一切量化策略的系统回测都只是对过去的归纳,而不是对未来的把握。计算机的隐喻就是追求尽可能高的胜率、尽可能高的回报比,以及在此之上尽可能高的交易频率。人类交易员的高地则在于犯错,在于试错和自我纠正。我们永远不知道价格未来将如何运行,因此一切策略本质上都是猜测。我们可能对了,可能错了,我们真正的优势就在于承认错误,进而纠正错误——正确的时候正确下去,错误的时候纠正错误——这恰恰暗合了趋势交易中“截断亏损,让利润奔跑”的古谚。这也是人类交易员的核心优势。 关注的重点有两个:

  • 从基本面的供需失衡入手,重点关注大的供需失衡,大的资源错配。计算机策略很难有效涉足基本面的大机会,这是人类投研团队的强项。
  • 从长周期入手。日线以内的价格波动更多来自于情绪变化,很少反映供需失衡,这各领域也恰恰是计算机的优势。长周期对应供需,在世界彻底物联网化之前,还是人类独占的领地。

恐惧来自于不确定。对未来的恐惧是人类进步永恒的主题。学会犯错,学会学习,学会纠错,交易员要相信,利润就在止损之中。记住这句古语: 善败者不亡。

原文来自:风云居 | Less is more
本文链接: http://kangjian.net/blog/1698/


趋势的实质


5fe212690

趋势由一系列的高点和低点组成。高点和低点不断抬升,是上升趋势;不断下降,是下降趋势。这种运动的背后是由顺势和逆势两种力量共同推动的。趋势的延续意味着顺势交易者的力量更大,而趋势中的回调往往是逆势交易者推动的。回调背后的博弈逻辑是:随着趋势延续,顺势交易者的新入场单逐渐减少,而逆势交易者开始进场。这时,逆势交易者和顺势交易的获利平仓盘的力量之和逐渐增大,大过了顺势交易者新入场的力量,回调开始,买卖关系逐渐回归平衡。当买盘卖盘达到供需平衡点时,顺势交易者的加仓资金入场,逆势交易者获利出场,买卖盘重新失衡,趋势延续。

因此,顺势交易者和逆势交易者的力量对比构成了趋势的具体形态。以上升趋势为例,从高低点的角度看,最强的上升趋势形态是新低不破前高。这种情况反映的是逆势交易者无法将价格推回到它们上一次的入场点(前高),更不必说打破上一个供需平衡点(前低)了。稍弱的趋势是回调达到了上一次的高点。如果回调踩进了上次高低点间,则是一个普通的趋势。更弱的情况是,回调一直延续,打破了上一个供需平衡点(低点/高点),此时趋势定义被破坏,趋势结束。这种情形下,上升趋势转为开口震荡,交易者只有两种选择,要么等待价格收敛,等待市场重新选择方向,要么尝试进行区间震荡交易。是否参与震荡,要取决于胜率、盈亏比了。

建立这样一种评价体系的意义,是建立一套衡量趋势力量强弱的方法。上面的逻辑形成以后,将趋势中的盈亏平衡点(上升趋势的低点、下降趋势的高点)用趋势线连接起来,可以清晰的判断趋势的生命力。最典型的情况是趋势线串联了全部的平衡点,则趋势一直处于健康发展中。如果趋势线的斜率不断提高,意味着盈亏平衡点在加速变动,趋势正在加速、走强。如果趋势线的斜率在下降,则意味着回调的力量在渐次增强,趋势力量正在转弱——这种情况下,图形的表现就是:趋势线被打破。在更严格的意义上,也可以说趋势结束了。

这其中,最健康的趋势是既不加速,也不减速的理想情况。如果是加速中的趋势,最后一段的利润往往最为丰厚;如果是减速的趋势,趋势线被打破,则可以寻找反转的入场机会了,再进行顺势交易,风险回报比会降低很多。

操作上的思路也很简单:在趋势健康发展中和加速前坚决入场,加速后和减速后不入场。用这个标准过滤进场机会,可以显著提高胜率和回报比。

有必要阐释一下基本的前提:
– 供需力量的变化推动市场的运动,价格是供需关系最有效的反映。
– 图表是对价格运动的记录,技术分析的对象是图表,更是价格——本质上是供需关系。

认同这两点,前面的文字才好理解。同样地,认同这两点,前面的文字才有意义。

原文来自:风云居 | Less is more
本文链接: http://kangjian.net/blog/1595/


为什么基本面分析靠不住?


为什么基本面分析靠不住?

小纸条上的四句话

《与天为敌》这本书里讲了个故事。作者去参加一个研讨会,会议上有人递过来一张纸条,上面有四句绕口令一样的话:

你所拥有的信息不是你想要的信息。

你想要的信息不是你所需要的信息。

你所需要的信息不是你可以得到的信息。

你可以得到的信息花的成本又比你所愿支付的更大。

这不就是我们的基本面分析吗?

  • 我们拥有Wind,拥有Bloomberg,掌握了海量的信息——但这里面有多少是我们想要的?

  • 我们无时无刻不是在检索信息,可我们正在检索的信息由有多少是自己真正需要的呢?

  • 信息满足需求,意味着产生价值。价值哪里那么容易产生?需要的信息真的可以得到吗?

  • 既是可以得到的,又是想要得到的,还是需要得到的信息,成本呢?免费的——花费的时间呢?

我们的信息可靠吗?

苏格拉底曾说过,看似真的东西未必是真的。是的,眼见不一定为实。我们看到的重大新闻,“往往是精明资金准备出场的信号”(Van Tharp语)。当你坐在客厅看到晚间新闻时,这些新闻早已过时。市场已经在第一时间消化了这些新闻,基本面交易者们却还蒙在鼓里。

你看到的每一帧画面、每一组数字都是真的,只是信息送达之际,真实的世界已早早远去。走马观碑,刻舟求剑,新闻再快,也是二手三手,基本面分析的素材,永远是别人处理过的菜肴——肯定有营养,但决非最天然。

这些新闻、消息,往往是“真实”的——因为它们来自于真实的世界。它们又是最“不真实”的——因为它们必然是过时、被处理过的。

世界是复杂的,原因最不重要了

世界是复杂的。在这个复杂的世界里,“因”的概念是最模糊的,也是最不重要的——它几乎不可能确认,也无法准确界定。

我们从不敢确定;我们总是有着某种程度的无知。我们所拥有的大部分信息既不正确也不完全。

这对于大部分中国人自小接受的马哲体系认识论是一种否定。事实上,人的认识永远有立场、手段、价值上的局限性。承认了这一点,就等于承认了我们的世界是不可知的。面对一个不可知的世界,“知其然”远远比“知其所以然”重要得多。

重复一下,为什么基本面分析靠不住?因为——面对一个不可知的世界,“知其然”远远比“知其所以然”重要得多。

两个段子

最后,再讲两个段子:

– 天上掉石头

天上掉石头,基本面研究员会入定,分析石头大小,质量高低,下落速度等等,各种声音各种结论;交易员会立马就跑,下石头啊,还想你妹啊,跑啊……

– 怎么测都行

芝加哥的社会科学大楼上刻着Lord Kelvin的一句话——“当你无法测量的时候……你的知识就会过于贫乏、无法令人满意”Frank Hyneman Knight有一天看到了这句话,嘲讽地解释了一下:

“噢,好吧,当你无法测量时,你随便怎么测都行。”

原文来自:风云居 | Less is more
本文链接: http://kangjian.net/blog/15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