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3年05月

一句话的木心(7)


木心 文学回忆录

·海涅:我同情革命。但我知道有一天无产阶级会把艺术打得粉碎。

·西风一到中国,就变成东风——西方军大衣、“派克”(Parka)大衣一进口中国,北方人就叫“皮猴”——在中国,儒家意识形态深深控制着中国人的灵魂。梁启超、章太炎、胡适、鲁迅,都曾反孔,最终还是笼罩在孔子阴影里。中国的集体潜意识就是这样的,奴性的理想主义。总要找一个依靠。真正的思想家完全独立、超党派,中国没有。

·大抵富家子弟,行文素净是不祥之兆,要出家做和尚的。

·敏于受影响,烈于展个性,是谓风格。

·农民怕上小当,革命来了,上大当很起劲。

·中国的近代文学:琳琅满目,一片荒凉。把俄国和中国比较,中国在世界之外。

·写当代,写出过去,意味着将来,就可永恒。

·一个人到底适合做什么?要靠他自己去选择。选择对了,大有作为,选择错了,完了。三十而立,指的是选择对了。选择错了,是"三十而倒立"。

·文学艺术在极权下成了丫头,一边歌功颂德,一边长期愚民。

·郭沫若有诗说:要把红旗插遍全宇宙。我听了,说:你去插!

·“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群众是没有眼睛的。群众还没有记忆。

·当时(1908年)俄国流行一种说法:“革命和艺术不相容。”……最早有这先知的,是海涅。他和马克思为友,可他看到巴黎公社起来,哭了,他说:革命起来以后,我所爱的艺术就完了。陈伯达还在报告中说:海涅在革命起来后,吓破了胆。

·上海解放前,我也觉得上海是个罪恶的城市,可是一“解放”,水清了,我知道我错了。个人主义的空间也没有了。

·个人主义,我归结为:自立,自尊,自信。你不能自立,就无法自尊。不能自立自尊,何谈自信?

·诗是天鹅,哲学是死胡同。天鹅一展翅,全部碰壁。哲学家全是壁虎。

原文来自:风云居 | Less is more
本文链接: http://kangjian.net/blog/1214/


一句话的木心(6)


木心 文学回忆录

·帕斯卡说:“人是一支有思想的芦苇。”……原话是:“人是一支芦苇,自然界最脆弱的生命,不过是一支会思想的芦苇。”

·拉罗什富科:“哲学很容易战胜过去与未来的罪恶,但现在的罪恶却很容易战胜哲学。”

·古代,最后一条路是隐退,或做和尚,或进修道院。中外皇帝不约而同都给你一条退路,但到我们,没有退路了。

·我说:“恋爱总是成功的。”为什么呢?你爱,那就成功了。哥德曾说:“假如我爱你,与你无涉。”全世界欣赏这句话。

·翻译是对原著的杀害。

·曹雪芹只有过和不及,高鹗则是错与误。

·我们面临两种贫困:知识的贫困,尤其是品性的贫困。……没有品行上的丰满,知识就是伪装。

·不要去参加任何主义。大艺术家一定不是什么主义的——莎士比亚什么主义?

·年青人无私无畏,其实私得厉害、畏得厉害,只有那点东西,拿掉就没有了。

·凡是得到世界声誉的苏联作品,都是写"人性",……是不服从"党性"。

·十月革命后,马雅可夫斯基一群先锋战士高喊:“把莎士比亚、托尔斯泰扔到大海去。”中国十年“文革”,号称八个样板戏,一个钢琴协奏曲,一幅油画,横扫西方资产阶级的全部艺术。结果是马雅可夫斯基自杀,江青完了。

·博学虽然可耻,但使人心宽。

原文来自:风云居 | Less is more
本文链接: http://kangjian.net/blog/1211/


一句话的木心(5)


木心 文学回忆录

·人类总是以误解当做理解,一旦理解,即又转成误解。

·希腊是酿酒者,罗马是酿酒者酒瓶盖是盖好的。故中世纪是酒窖的黑暗,千余年后开瓶,酒味醇厚。

·唐是盛装,宋是便衣,元是裤衩背心。拿食物来比,唐诗是鸡鸭蹄膀,宋词是冷炒热盆,元曲是路边小摊的豆腐脑、脆麻花。

·古人说,少年读书如窗中窥月,壮年读书如阶前仰月,老年读书如山顶望月。

·马克思说人类有阶级和阶级斗争。我认为人类只有知与无知的斗争。一切只会都是从悲从疑而来。我不知道此外还有何种来源可以产生智慧。

·说到底,悲观是一种远见。鼠目寸光的人,不可能悲观。

·希腊人看完悲剧,心情沉重,得到了净化。中国人看完了大团圆,嘻嘻哈哈吃夜宵,片刻忘其所以。

·我激赏尼采的话:体系性是不诚恳的表现。

·写作是面对上帝(艺术),讲课是面对学生(朋友),演讲是面对群众(平民)。

原文来自:风云居 | Less is more
本文链接: http://kangjian.net/blog/12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