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格局和小信号的典型结合——一个旗形反转案例

极端的趋势后,市场的振幅被拉开,反转交易往往有利可图。大行情往往不会V型反转,价格运行的力度有一个从强到弱的过程。Al Brooks的书里有一个“最终旗形反转”的案例,比较典型。记录在这里。

Albrooks 20160628

这里的下跌尖峰非常强烈,棒1为什么不需要“等待二次确认”?这与棒1前面的旗形有关。

第一个证据是旗形。旗形意味着犹豫。这是第一个弱势信号。

第二个证据是棒1的实体,棒1拥有一个阳线实体。当然,小小的实体并不足以单独说明什么。

第三个证据是棒1的上下影线。棒1没有上影线,下影线很长。结合多头实体,这是个有意义的反转线。反转线中,最高价收盘意味着次日开盘后拥有继续上行的动能,有助于入场后迅速脱离成本。

入场后,第一目标点位上看到9:00左右的前低是可以的。目测潜在的回报比在2以上。考虑到这次运动的确定性要高于50%,交易者方程是有利的。

按照书中Al Brooks主张,对于此类交易,要波段化处理,至少看“10棒,两条腿”。就这个图来说,开仓后第12棒出现趋势棒阳线。趋势棒收盘以后,交易者应该注意到这样几个事实:

  • 以跳空开盘为一推计算,反转棒发生在开盘后的三推以后- 之前设定的目标位到了
  • 突破了当日开盘后的下降趋势线(未画出),有回踩测试的需要
  • 价格长期运行在EMA均线之下,首次站到均线上面,存在下拉的力量

综合考虑这些因素,开仓后第12棒的趋势棒收盘后,可暂时获利了结。

这是一个比较典型的最终旗形后反转的例子。总结一下一般的经验:

  • 一般而言,反转至少需要二次确认。这个案例中的“二次”,是指“最终旗形”+“单棒反转”。反转交易,孤证不立,要有验证。
  • 反转不能建立于想象,要有大的格局予以支持。这个案例比较典型,具体的技术分析是建立在“三推”、“趋势线突破”等较大的依据为支撑的。
  • 小信号很重要。根据Al Brooks的观点,一个典型的反转棒放到合适的位置,可以带来70%以上的胜率。精确入场,必须有典型信号的支持。

需要反复强调的一点是:通过“个例”论证“经验”,永远是在“以偏概全”。但除了这个路径,似乎并没有更好地写作方法。就算是约翰·墨菲的《期货市场技术分析》,也要运用个例。这是任何一个写作者都逃不开的窠臼。

康健 wechat
发表是最好的记忆,专注于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