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缠论

交易员读林彪:主观主义要不得


1947 年 7 月 13 日,林彪在一封书信中提到了了主观主义对战斗结果的影响:

凡一切主观主义的东西。无论他是美名勇敢或美名慎重,其结果都要造成损失,而得不到胜利的。正确的思想的标准,是包括实践在内的唯物主义,反对唯心主义,在军事上要发挥战斗的积极性,而同时必须从能否胜利的条件出发。凡能胜利的仗,则须很艺术地组织,坚决地打;凡不能胜的仗,则断然不打,不装好汉。如不能胜的仗也打,或能胜的仗如不很好讲究战术,则必然把部队越搞越垮,对革命是损失。

这段文字年代久远,语言表达风格与现在是不一样的。但仔细读,是可以看到里面有几个意思。

第一,主观主义之下,无论是保守,还是冒进,都要不得。

凡一切主观主义的东西。无论他是美名勇敢或美名慎重,其结果都要造成损失,而得不到胜利的。

——一切“勇敢”或“谨慎”,都要基于正确的分析,要准确把握外部环境。失去了这个前提,任何勇敢都是冒进,任何谨慎都是胆小。正确分析外部环境,对交易员来说事关重大。

把握外部环境,如 108 课所说,首先要解决的就是什么是“能搞的”,什么是“不能搞的”——选筹是第一位的。选筹错了,就是入错了行,下错了场,再勇敢再谨慎,桥下无水也钓不到鱼。

第二件事是判断方向。下对了场子,方向反了一样不行。这里一定要注意“求实”,尊重市场的选择,去除自己的主观判断。这里的方法很多,均线或者趋势性技术指标都可以解决。走势分析更好,不过会复杂一些。

第二,正确的做法,是在分析取胜条件的基础上,发挥战斗的积极性。

正确的思想的标准,是包括实践在内的唯物主义,反对唯心主义,在军事上要发挥战斗的积极性,而同时必须从能否胜利的条件出发。

选好了交易的品种,明确了参与的方向,操作的手法就是首要问题了。做交易不能赌大小,干瞪眼。买定离手的决心要有,但也不是一进赌场的门就梭哈。这里要把握一个原则,还是用 108 课的表达:上涨只考虑卖,下跌只考虑买。要学会回撤入场,永不追单。大级别方向顺着做,等待小级别回撤确认。永远要等待小级别的走势确认了回调结束,才在临界点入场。这个过程,虽然表面上水波不兴,交易者的心中就是一场战斗。

战斗打响的积极性是什么?重手入场。这个重手不一定是重仓,而是按照自己的资金管理规则,坚决地、不打折扣地贯彻执行。打仗要下决心,不要因为流血负伤就犹犹豫豫。开盘前,就要做好这个准备。

第三,面对机会要周密组织,坚决抓住机会;不是机会,则坚决不打,避免损失。

凡能胜利的仗,则须很艺术地组织,坚决地打;凡不能胜的仗,则断然不打,不装好汉。

每一场战斗的环境都是不一样的,每一笔交易也是不一样的。面对回调尾声怎么做,面对盘整如何入场,强势突破如何上车,这些问题的解决办法都是不一样的。要明确的同一个问题是,只要明确了做,那就要在发车时保证足额在线,提前建好仓位。至于左侧还是右侧,随机应变。战场上的形式瞬息万变,没有一定之规。分批也好,一次解决也罢,目的是在行情启动时完成建仓。

相反的,如果实际的走势与计划不符,算计好的东风没来,环境发生了变化,也不能勉强交易,而要“坚决不打”,避免损失。市场的机会每天都有,今天不打仗,明天打赢了,一样是英雄好汉。相反,不具备条件勉强打,则是不敢面对现实的表现。

第四,要坚决避免因错误带来的损失。

如不能胜的仗也打,或能胜的仗如不很好讲究战术,则必然把部队越搞越垮,对革命是损失。

“不能胜的仗不打”,这个好理解。“能胜的仗”也要“讲究战术”,更容易被忽略。

即使是各类信号出现共振,给了提示——“这个品种很可能看涨”,那也不能操之过急,闭着眼睛进场。越是能胜的战斗,圆满的包饺子越能鼓舞士气。越是大阳线,越要争取从最低吃到最高。

小结

林彪的几个意思,对每一个交易者都有启示。更重要的是,这封书信的收信人,是李天佑将军。这段缘分,草蛇灰线,交易者不可不察。

原文来自:风云居 | Less is more
本文链接: http://kangjian.net/blog/1798/


知乎:为何期货交易一年只有一两次或两三次交易机会?

原题目见 链接

这是一个交易的话题,题目下的答案却远远不止“交易”。读了各个角度的回答,启发很多。

下面试着从“缠论”的维度,说几句自己的理解。

接触交易之初,师父就曾经提到过很多次,一年大概只有一两次大机会,三五次小机会,再多就不算机会了。

那时候做日线,只会掰手指,死记硬背,于是就记住了“一年大概 250 个左右的交易日,一两次大机会,能做的机会不超过五个,想多做就多看几个独立的品种”。

这么多年一直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直到 2019 年第三遍通读 108 颗原文。

  • “K 线”是最基础的交易指标,是对确定周期价格运动的概括。
  • 日线级别的交易,每日一个 K 线。
  • 最少 3 天,可形成一个日线顶底分型。
  • 两个顶底分型之间,最少间隔 1 个独立 K 线。(此处暂不分辨定义)
  • 最少一周左右,4 – 5 个交易日的时间,日线形成一笔。(4 天或 5 天看笔的界限是否重复计算)
  • 由于有大量的合并和延伸,实际走势中,日线一笔一般都是多于 4 – 5 天的,实际走势中 9 – 13 天居多,当然甚至还会更多。
  • 继续拍脑袋,按 5 笔构成一个线段估算,大概是 45 – 65 个交易日构成日线一段。
  • 次级别走势一般至少是同级别一段。
  • 用最简单的结构下,5 个日线线段构成一个日线走势(实际走势归纳,此处并不是走势的定义),大概是 225 – 325 个交易日构成日线一段走势。
  • 这一个走势的起点到终点,就是一个个 1 – 2 年一次的大行情。
  • 按标准的一二三买卖点,大概就是“一年只有一两次或两三次交易机会”了。

上面的叙述有不严谨的地方,次级别走势与同级别联立定义的部分是缺乏论证的。考虑到商品期货每天的交易时间横向不一致,纵向不确定,没有引入次级别来说明,只是大概拍拍脑袋。

进一步多说几句,这个问题的本质上是个“交易周期”问题。250 个左右 K 线构成一个完整周期:

  • 日线级别,大概一年是一个交易周期。
  • 小时/两小时级别,大概一个季度是一个交易周期。
  • 十五分钟/三十分钟级别,大概一个月是一个交易周期。
  • 三分钟/五分钟级别,大概一周是一个交易周期。
  • 三十秒/一分钟级别,大概一天是一个交易周期。

这其中,每个交易周期各自的时长不同,但大概都对应了 250 个左右的 K 线,其中蕴含了 1 – 2 个,最多不超过 3 – 5 个交易机会。用缠论对走势的定义看,含义是一致的。

这个判断不一定对——比如程序化交易、高频交易的底层逻辑不是建立在价格走势上,就完全不适用。探讨这个问题,最大的意义在于限制交易频率,避免“剁手式”交易。毕竟各门各派都不主张无依据的频繁交易。

以上纯属定性分析,很多环节是拍脑袋估算,数字部分看看就好,方家不必深究。

原文来自:风云居 | Less is more
本文链接: http://kangjian.net/blog/1747/

知乎:30分钟级别3买失败原因探究?

原题目见 链接

看走势图:

600101,3F图,低点 6.60 向上分为 5 段走势,没有出现连续三段重叠。这意味着:

  • 15F 级别没有中枢;
  • 中枢级别小于 15F 级别——如果开 30s 图,或许会看到 3F 级别的中枢。

打开 15F 图,可以看到6月末以来的低点 6.45 之后的走势包含一个六段中枢,ZG=7.23, ZD=6.86。如图:

高点 8.59 下来,在 7.5 的位置直接向下跳空缺口跌回 ZG ,这个 1H 级别中枢的三买构筑失败。这里没有任何小级别背驰,没有可操作的买点。

这个走势只有一个很差很勉强的买入机会:价格跌破 6.86 后,按照同级别分解的角度,有一个围绕上面所说的中枢的盘整背驰。

之所以说这个机会很差,是因为(1)同级别分解只适用于作为“辅助线”,不宜作为单独的操作依据;(2)DD=6.45,6.6 这个位置高于 DD,盘整背离本身并不具备操作空间。

以上算是对这段走势的一个描述。

以上内容只是现象,深层次的问题并不在这里,而在于“可以看作”四个字(“可以看作本级别中枢”)。

这里不宜多说了,只说这些吧。

原文来自:风云居 | Less is more
本文链接: http://kangjian.net/blog/1745/

关于“量、价、时、空”的一点思考

“量、价、时、空”是交易中最基础的四个要素。

以这四个要素作为框架,很多常见的交易要素可以各归其位。如:

    • 放量、缩量、无量
    • 均量
    • 力度指数
    • Price Action理论
    • 均线
    • 支撑阻力位
    • MACD、RSI、KDJ
    • BOLL、通道理论
    • “横有多长,竖有多高”
    • 缠论
    • 均线
    • 波浪理论
    • 盈亏比
    • 支撑阻力位
    • 缠论
    • 波浪理论

以上的划分并不周延,只是个大概的归类。从这个归类中,可以大致看出单个模型的局限所在。比如:

  • MACD、RSI、KDJ、BOLL等指标及其“共振”——这些指标关注的点各自不同,但核心都是一个:价格。用价格形成指标,进而互相验证,难免循环论证。这也是 Price Action 理论强调少用指标的逻辑基础。
  • 均线理论——以价格的均值为基础,考虑了时间因素。均线理论缺乏成交量、空间的因素,因而一般要结合“放量、缩量”操作,同时常用趋势跟踪技术主动弱化空间因素的权重。
  • Price Action——以价格形态为核心,“读取”、“倾听”市场的声音。PA理论大量应用于外汇市场,常常没有准确的“量”的因素。同时, Price Action 理论往往对时空因素采取相对模糊的应用,时空要素往往需要主观判断(时空方面,国内交易员曾有“大象吃苹果”等精彩的主观判断方法)。
  • 缠论——缠论与 Price Action 的着力点恰恰是互补的关系。缠论的价格因素主要是以“分型、笔、线段”的形式呈现,对价格的小级别波动并不是十分关注。结合中枢、级别等理论、将时空因素纳入。
  • 波浪理论——重在时空关系,价格因素在波浪理论中类似缠论,应用得比较粗糙。考虑时空因素过于主观,“千人千浪”。

以上,可以看出,相对体系化的框架,如 Price Action、缠论、波浪理论,或多或少都要照顾到四个要素。而 MACD 等指标,由于在要素层级存在自身的局限,则很难构成交易系统的基础。均线理论应用于实战,往往不能简单的“金叉死叉”,要结合K线形态(Price Action,“价”)、和成交量的变化相互验证,提升绩效。即使如此,均线理论在时空因素的把握上往往也要采取趋势跟踪策略主动“放弃”。

“量、价、时、空”四者之间的有效结合、匹配,进而寻找共振,可以有效提高胜率。

对交易员来讲,有必要从这四个角度重新审视自己的交易系统,是否在某些方面存在缺陷。简单设计一个打分卡:

  • 量:明确?涉及?空白?
  • 价:明确?涉及?空白?
  • 时:明确?涉及?空白?
  • 空:明确?涉及?空白?

一个成熟稳定的交易系统,也许有这些关注点:

  • 四个要素中最好不要出现“空白”(外汇交易中的“量”除外);
  • 四个要素都是“明确”的时候,往往可以将交易系统程序化了;
  • 交易员的价值,恰恰在于对“涉及”这种状态的把握;
  • 四个要素全部是“涉及”,交易员往往会比较累,交易绩效对于身体、心理的状态要求也比较高;
  • 直觉上,有两个以上“明确”,一到两个“涉及”,似乎比较容易操作。

当然,千人千面,每个人都有自己舒服的状态,不能一概而论。交易的核心还是心态控制和资金管理,技术分析终究只是交易的皮毛,过分沉溺,难免皮相。

EOF

原文来自:风云居 | Less is more
本文链接: http://kangjian.net/blog/17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