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心态控制

交易中如何赚钱


首先是要少做。

兵者不祥,好战必亡。交易也是一样,频繁交易一定亏钱。这里没有例外。所谓频繁交易,就是在自己的时间框架内,交易过小的波动。一般而言,获取价差要以走势为前提。无论什么级别的交易节奏,都要避免交易不稳定的被动。以缠论的视角切入,就是尽量避免交易笔段级别的波动。笔是最不稳定的,线段由于没有中枢的支持,依然不稳定。只有进行走势级别的交易,才占住了中枢这个核心基点,才有其他的一切。

一般而言,一段走势的完成总要经历上百个观察周期(k线),观察日线一年只有几次交易机会,太少了。这里有一个变通的办法,可以用次级别走势代替本级别走势。如果将“次级别”定义为 30s 周期,则一段 3F 图中的“次级别走势”,短则一小时,长则一个交易日,无论是长线短线,都有足够的交易机会。

明确了交易级别,就要定下来,然后少做了。只做属于自己的交易级别中的确定性机会。买卖机会只有四种。以最小观察级别 30s 为例,假设平均 2 小时完成一段走势,由于走势组合会产生大量的中枢震荡,再假设只操作一半的走势反转,大概每四个小时会出现一次交易机会。内盘期货每天开盘大概 6 小时,再短的短线交易,一天最多 2 次机会。多了就是一定是频繁交易。

频繁交易一定亏钱。走势的转换节奏是客观的,交易次数频繁了,交易的一定不是有效的走势转换。交易的确定性来自于走势的“成住坏灭”,频繁交易一定会让脚踩到不确定性的区域中,丧失确定性。亏钱是必然的。

其次是要简化。

任何交易者,有效的学习时间达到一定数字,必然会接触两三套甚至更多的交易范式。有的是经济学,有的是政治学,有的是社会学,每一套范式都在构建逻辑范畴,用以解释世界。如同不同的文科学科都可以解释世界,不同的交易范式同样可以解构市场。但不同范式之间的冲突不可调和,如果简单的叠加不同的范式,大量的冲突产生,交易者的确定性和执行力就无法保证,交易会由此产生大量的噪音。

比较好的做法是,充分发挥不同范式的优势,在不同的执行阶段采取不同的范式。某一个操作环节只用一种逻辑解构。这样, 即可发挥不同工具的作用,也可以避免范式之间冲突。

例如,均线系作为工具,无论怎么变换均线公式,大抵都具备客观的优点,但不能提示买卖时机。那就不要把均线作为扳机点,而是作为过滤器。再比如,走势划分理论具有很强的主观性,同级别分解可以划分不同的结论,区间套叠加后更复杂,不适合作为定性分析的过滤机制,那就作为消极因素,在完全分类后找到不同分类集合的“补集”,形成“无论是某某还是某某,也绝不可能如何如何”的结论,用来过滤。

任何一个交易者,不管是有心还是无意,自在还是自觉,总要采用“选筹-顶框架-观察-动手”这几个阶段。不同的交易范式各司其职,有的选股,有的择时,铁路警察,各管一段。这是比较好的联立方式。否则,很可能变成了过度复杂的民科。

第三是要愚钝。

玲珑剔透的心思做不好交易。就交易而言,成功的交易员、基金经理很少有玲珑剔透的心思。玲珑剔透的基金经理只存在于市场化程度不高的环境下,本质上是靠贩卖信息差做“倒爷”。表面的外衣是可能是定增,可能是转债,可能是各种好听好看的大词,但本质上是买卖关系,做信息掮客。

纯粹的交易者必须愚钝。自己定下来的方法,坚决执行。自己主动给自己的面前摆好一个面罩,挖两个孔,只从小孔中管窥世界。小孔以外的波动,视而不见。交易过程中,也没有那么多抑扬顿挫,什么库存供需某人的预测,完全不看。就按照自己的方法,把自己的面罩的小孔越堵越小,让自己的脑子越来越“傻”,这样才能有效的贯彻自己的交易手段。

任何交易者都会有这样的体会:凡是自作聪明,灵光一现的时候,大抵也就是亏损的前兆了。越是觉得自己聪明的时候,越是可能亏大钱。反倒是绝望无助消极之际,行尸走肉执行了交易,偏偏赚了大钱。这是每个成熟交易者都要经历的事情。经历过了,总结体会,小马过河,不再犯错,这就算是成熟了。经历过了,不知悔改,总觉得人定胜天,那就永远无法盈利。传统文化的“守拙”、“知止”,都是这个意思。偏偏是近一百年来的新兴文化,以一系列的左也对、右也对、内因最重要,把人弄得神神叨叨,个个认为自己是天选的“The One”,丢尽了祖宗的脸,亏尽了兜里的钱。

少做、简化、愚钝,从方向上看都是做减法。为道日损,减来减去,剩下的是真经;外身而存,减来减去,留下的是长存。

原文来自:风云居 | Less is more
本文链接: http://kangjian.net/blog/1985/


从“及时、准确、标准”说起

早年间老板办网站时,提出了三个关键原则:及时、准确、标准。沧海桑田,网站现已3开头,“及时、准确、标准”三原则历久弥新,依然是把握市场的三块基石。

把握市场的基石

基石一:“及时”。

及时,一是快速反应,二是时刻跟随市场,三是不带成见。渐次拔高,越来越难。

努力能快,但还远远不够。百年前的纽约红马甲每个人都很努力,反应也很快,但大多数人注定不是利弗莫尔。

快速反应之后要紧随市场。早起一天容易,天天早起困难,时刻保持在线,对交易者来说难上加难。努力之后要有恒心,有毅力,才能时刻跟随市场。

第三层:清空自己,不带成见。用想象指导买卖,以预期代替现实,是多数人主要的亏损原因。市场的趋势就是一把飞速滚动的屠刀,任何相反的操作都是案板上的鱼肉。一旦逆势,当即陷入与当下走势相反的状态,这种状态的延续就意味着死亡,一旦进入这种状态,唯一正确的选择就是离开。离开需要什么?认错。认错需要什么?清空自己,没有预期。更深一层的是,什么才是正确的选择?《说谎者的扑克牌》里面曾经提到过一个说法,只有被市场证明正确的才是正确的,其余都是错误的。入场之前,先假设自己是错误的,只要市场没有按照预期发展,立刻退出。说起来容易,几人做到?难啊。

基石二:“准确”。

一厘米是什么意思?没有意思。天下本无“一厘米”,不过是尺子刻着刻度,所以有了“一厘米”。做到“准确”,首先就要放弃对于先验“准确”的追求。按索罗斯的反身性理论,交易的盈利要把握“基本趋势”和“主流偏见”。趋势是客观的,以价格为表现形式走出来的。主流偏见是什么?别人的看法,群体的共识,根本就没有客观标准,也没有绝对原则。

人心如水,无从把握。小童画圆,几秒钟画好,八九不离十;可一旦告诉了小孩子什么是圆,圆是什么,再多嘱咐几句“一定要画圆才行”,八成小朋友就画歪了。画圆,心里不能预设圆。一样的,所谓“准确”,首先要清除掉心中的“准确”,以市场为绝对导向,亦步亦趋。跟随得越紧,越是准确。这个过程中,务必找到一把尺子,刻度是公约的。然后抛弃标准,信任刻度。这就是“准确”。

基石三:“标准”。

标准二字,要从当下过往两个角度理解。

从当下看,“标准”就是完全分类。判断上,什么样的行情可以做,什么样的行情不做;操作上,什么样的信号开仓,什么样的信号平仓,这些都要有完全的分类。市场上,所有的参与者都在做着分类。均线是最简单的分类,均线的位置和方向决定了操作。“**均线以上不做空”云云,诸如此类。花哨一点的,放量回踩、低买高卖、“空中加油”、“老鸭头”,林林总总,都是分类。分类的方法并无优劣之分,分类的人挣着不分类的人的钱,只要有人不分类,分类就是优势策略。

从过往看,“标准”是“一以贯之”,是“坚持”。标准确定了,“学懂弄通”了,后面就是“狠抓落实”。“落实”就是重复执行。没有重复和坚持,再好的标准也不能保证赚钱。“重复”+“优势策略”是唯一可行的道路。所谓的程序化交易,就是利用机器重复某一个细小的优势策略;所谓程序失效,就是优势被填平了。执行标准很难:连续止损,能否继续执行?连续盈利,是否开始手痒?每一个交易者都知道这背后的艰难。

小结一下:

  • 要“及时”,就是要扎扎实实,表里如一;
  • 要“准确”,就是要无我无他,空杯心态;
  • 要“标准”,就是要心如止水,钢铁战士。

“及时、准确、标准”这个原则,难度极高,终点在地平线,前途无量,永无止境。

赶在下雨之前,出现在“局部地区”

为什么要坚持“及时、准确、标准”?

深层次的原因是:市场在“确定”和“不确定”之间切换

思考这个问题:

世界是确定的吗?

基础教育肯定会替我们回答,世界是不确定的,是变化的,唯一确定的是不确定本身,是变化本身。

那么好,再问一遍,世界是确定的吗?如果“不确定”本身是确定的,这个“不确定”是不是确定的呢?所以,大概这个世界还是存在确定性的。

确定性在哪里呢?问一个问题。

这个世界下雨吗?下雨。下雨确定吗?

  • 确定?那好,就是窗外,下一场雨什么时候到?
  • 不确定?周期拉大,比如一百年,地点放宽,比如南美洲,亚马逊,还是不确定的吗?

笑话里老太太问,这天气预报里的“局部地区”怎么天天下雨?

这个“局部地区”,就是确定性的所在。交易者的任务,就是在下雨前出现在“局部地区”。要实现这个目的,就要做到“及时、准确、标准”。

首先是“及时”。西谚云,“闪电打下来时,你必须在场。”还有另一半,闪电没下来不要傻等,打闪前最后一秒到场就可以了。如斯坦利克罗所说,成功的交易者永远严守纪律,在场外保持客观的态度,直到他能往主趋势行进的方向进场为止。“愚蠢的赌徒会每把都下注,笨拙的交易者则会永远都留在场内。”不做愚蠢的赌徒,,也不做笨拙的交易者,要做跑得快的交易员,打闪前火速到位,完事马上就走,“及时”当然是第一位的。当然,“及时”背后是快速反应、跟随市场、不带成见这些修炼,不再重复。

“及时”之后是“准确”。2017年入冬后怀着期待在北京等雪一定等不到,2018年开春重仓下注不会下雪的一定亏死。小概率事件出现的概率并不小。预设前提害死人。

圣人无常心,以百姓心为心。市场无常理,走出来的就是道理。在市场中,当下是唯一的依据,价格是所有意见的汇总,所谓“准确”,就是买一把尺子,忘掉自己,信任尺子的刻度。如此,才能真正观测到“局部地区”下雨的迹象。

第三是标准。钓者枯坐整日,不一定钓到一条大鱼;猎人跋涉百里,不一定发现猎物。这“枯坐”和“跋涉”就是标准,是钓者和猎人的必修课,是大鱼和猎物的来源。钓鱼时隔五分钟抽个烟活动活动,打猎时三天打渔两天晒网,中断了“枯坐”和“跋涉”的完整,即是丧失了“标准”。但凡竞技体育,职业选手多半远胜业余运动员,就是胜在了这个意义“标准”上。

复杂的事情简单做,简单的事情重复做

大多数的失误,都是“及时、准确、标准”出了问题:

  • 参与过小级别的操作——不标准
  • 没有按买卖点操作——不及时
  • 参与过於频繁——不标准
  • 对图形判断不熟练——不准确(“消极型”,缺认识)
  • 有盲点——不准确(“积极型”,存在先验认识)
  • 乱听消息——不准确

怎么做?以“及时、准确、标准“为基石,等待、识别、把握、离开局部的确定性。

  • 高波动结束了,一定会出现低波动,这是确定的。
  • 盘整结束了,一定出现趋势,这是确定的。
  • 趋势如果结束了,一定会出现横盘或反转,这是确定的。
  • 一个大阳线突破了,回踩犹犹豫豫,还会继续拉起来,西方人叫它“测量运动”,东方人叫“走势必完美”,这是确定的。
  • 一个三角形突破失败了,反方向突破回踩很弱,那就算是完成了方向选择,坚持做,整体盈利是确定的。
  • ……

找到了这个确定性,只做这个确定的,交易的盈利就是确定的。——复杂的事情简单做。

确定性的窗口不会长期打开,蜂拥而至的交易者很快会将它填平。窗口打开了,要“及时”发现,要“准确”把握。窗口关上,要执行“标准”,果断离开,继续等待。——周而复始,简单的事情重复做。

万法归一,道法自然。交易无他,亦如是。

原文来自:风云居 | Less is more
本文链接: http://kangjian.net/blog/1741/

球不要踢得太小

周三例会,晔晔说了一句感慨,说到心里了。

我们的球踢得太小了。

做交易,还是要把握大的格局。这个原则与级别无关,再短的短线,也要主动向上跃迁一到两个级别,从大处看,找到大方向,再逐级推演,等待买卖点。

果断来自于直觉。直觉是最宝贵的资源,是交易员无数看盘、复盘、持仓的积累。产生直觉源自学习,输出直觉源自等待。做正确的交易、大幅盈利的交易,你得跃跃欲试,得“憋了好久”,得“就等这一下”,得“你咋才来涅”。没有这种感受,交易就没有直觉的支持。没有直觉的支持,交易即使盈利了,也无法形成自我正反馈激励,没有长久的积累价值。

人的直觉是有限的,超短线、日内交易为什么难?难就难在不断的输出输出输出。再强的电池,保持稳定持续的输出也很难。前面偶尔也体会过超短线,看5s图,以均线为依据,用 Price Action 的固定架构,做做3-pushes、做做楔形反转,做做衰竭,盘子不大,也能盈利。一天下来发觉了不对。一点一滴积累的利润,在收盘前的一次本不该入场的波段交易中赔掉了绝大部分。进进出出,“上班打卡”,疲于应付,根本感受不到本心中直觉的指引,相对大的机会到来,失去了直觉的保护,也就丧失了盈利的确定性。丢西瓜捡芝麻,攒钱毁于电信诈骗,就是这感觉。

对大多数交易者来说,还是应该争取把握大机会,粗粮细作,有大机会的时候再逐步降级,寻找准确的开仓平仓点位。大机会没到,看,不干。节约精力、时间是表,深层次的里是节约交易冲动和信心。一次次超短,赚一点亏一点,线性输出,交易冲动都没了,太费电。

从另一个方面说,专注大机会才是大块盈利的基础。

一是,正确率和回报比互损,二者同时优化的关键就在于级别错配。只有通过大机会一层层降级,持仓后再一层层升级,才有可能获取级别错配带来的超额利润。技术上这个操作不难,难在经历了超额利润后,交易员如何调整心态。这是另一个问题。

二是,利润是收入,止损是成本。只有交易次数足够低了,才有止损、再次入场的勇气。止损的成本就是子弹费用,波段利润就是猎物。一个交易员,如果心里清楚:“这波大象过去,起码再等一周才有行情了”,那捕捉这一波行情究竟是开了三枪还是开五枪没差别。如果每天都端着枪打野鸡,就要好好算算鸡肉和子弹哪个更值钱了,开枪的时候心里揣着账本打算盘,打猎肯定打不好。

总而言之一句话,晔晔说的对。球不要踢得太小,一是踢着累,二是踢不准,三是没必要。

原文来自:风云居 | Less is more
本文链接: http://kangjian.net/blog/1739/

想盈利,该怎么亏?

(Photo By www.adactushousing.co.uk)

我真的很感激那些连续出现的小亏损。正是这些令人讨厌的小亏损,把那些比我更聪明的交易者挡在了获利的门外。 ——金融帝国

真正理解“盈亏同源”,是交易员盈利的前提。有些时候,盈亏不仅同源,甚至同体。见过很多交易系统,回测的时候命中率可以达到90%以上,在高命中率的前提下,还可以拥有整体2:1以上的盈亏比。无一例外,这些系统一旦付诸实盘,都是亏损的。——否则,全世界的钱都被一个人赚走了,市场就不是市场了。

亏损的原因林林总总,有些是回测主观系统的时候不经意从右往左看,开启了上帝视角;有些是不知不觉间采用了“未来函数”;还有一些,则是回测时间过短,没有经历完整的“高波动-低波动”周期。这些都是导致纸面盈利的交易系统亏损的原因。

稳定盈利的交易系统可遇不可求。如果说开发一个系统常常是“大胆假设,小心求证”的话,这里的“假设”实际上是大量显性和隐性思考的结果。瞎猫撞到死耗子的可能性不能说没有,但非常小。这种思考要持续、专注,一以贯之,才有当头棒喝般的顿悟。

这个思考的过程,其着力点应该在如何亏损上。一个稳定盈利的交易系统,必须要有明确、清晰的亏损要素。

具体来说:

  • 第一,单笔交易层面,必须有不少于1/3的交易亏损。亏损的本质是释放风险。因此,稳定盈利的交易系统中,单笔亏损交易的量必须要有保障。一个胜率过高的交易系统,意味着巨大的崩盘风险。典型的例子是A股市场的“死扛”策略,单纯看胜率,会非常高,其中毫无风险释放的渠道,这种策略是不可取的。小额的亏损在少量付出金钱的同时,本质上是释放风险。交易系统要想稳定盈利,这个环节是不能少的。从经验上看,高于70%的胜率往往会偏向于“刮头皮”,风险释放渠道是不够的,对技艺的要求也更高。因此,一个好驾驭的交易系统,其中的单笔亏损比例不应该低于1/3。
  • 第二,整体绩效层面,必须要出现3次到5次以上的连续亏损。除了通过单笔亏损释放单笔交易的风险,交易系统还必须有连续的亏损,用来释放系统性风险。这里有四重含义:
    • 首先,如果没有连续的亏损,一个正常的(不过高的)胜率就无从保证。这个不多说。
    • 其次,没有连续的亏损,就必然没有连续的盈利,整个交易系统就没有创造“上台阶”交易的可能,交易系统的盈利能力就要被打个问号了。
    • 第三,如果没有连续的亏损,交易系统的门槛就不存在了。这里举个例子,长期以来A股市场“打新”全凭手气,基本没有风险,因此打新市场里聚集了大量不参与投机交易的低风险爱好者,“打新”这个策略,注定也就是低风险、低收益了。
    • 第四,只有存在连续的亏损,交易者才有施展价值的舞台。控制亏损的频率、幅度是可以节约风险利润,是盈利的重要来源。交易系统只有存在连续亏损的基础,交易者才有施展的舞台。以双均线系统举例,改善双均线系统的一个重要方法就是通过通道(动态的、静态的)过滤掉发生亏损的交叉点。这个过滤的过程,就是交易者的工作。没有这个工作,交易者就成了下单员,交易的趣味将大打折扣。
  • 第三,系统开发层面,必须要因为思考交易系统亏欠自己的兴趣、爱好、习惯。除了数字上的亏损,还有一种亏损是必须的,那就是开发系统的成本必须对交易者的兴趣、爱好、习惯造成了挤占。交易系统稳定盈利,生活上的“亏欠”也是必要的环节。还是分几个层面说:
    • 字面上的稳定盈利本身就很难。人无风趣官多贵,容易走的都是下坡路。舒舒服服拍脑袋也可以创造交易系统,但你放心,这种交易系统要么过不了回测关,要么过不了实盘关。
    • 交易者和交易系统需要磨合的过程才能经历实盘的考验。交易者熟练驾驭自己开发的交易系统,才能摆脱犹豫、迟疑、拿不住单子等等负面的状态。开发的过程中,交易者会切身体会彷徨、怀疑、绝望等情绪,进而经历一番涅槃,交易系统才能向钢铁侠的盔甲一样,与交易者合而为一。这个锤炼的过程如切如磋,如琢如磨。“切、磋、琢、磨”,哪个字都不舒服。

可见:

  • 所谓“稳定盈利”,就是持续地、可控地亏损。——没有持续的亏损作为门槛,交易的盈利就会被无限摊薄;没有可控的亏损,交易的盈利就会被无限回吐。
  • 所谓“持续进步”,就是持续地、可控的亏欠自己。——没有持续的亏欠,心神就会随波逐流,难以专注,无法提升;没有可控的亏欠,生活就会失去平衡,交易者也要走火入魔。

盈亏同源,重点在亏。就像做贼,既要会吃肉,也要会挨打,重点在会挨打。
把握这个度很难。交易是一场修行,就像人生是一场修行。每位交易者都永远在路上。

EOF

以下是早期关于“亏损”这个主题的链接:

原文来自:风云居 | Less is more
本文链接: http://kangjian.net/blog/17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