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3年07月

经济危机的三种类型——重翻波斯纳《资本主义的失败》


1

经济危机的三种类型——重翻波斯纳《资本主义的失败》

波斯纳是我在人大法学院读本科的时候很崇拜的学者。那时候似懂非懂的读他的作品。2009年年底,他的《资本主义的失败》在国内出版上市。这本书写的是“次贷危机”。读时就想,三两年后,应该重新读一读,看看波斯纳的预言对不对,这本书能不能经受住时间的检验。

近期整理旧时笔记,重新翻了翻这本书。波斯纳几乎准确预测了次贷危机后这几年的萧条。特别是关于危机的阐述和预言,几乎可以完全套用在中国的身上。

2

波斯纳在书中将经济危机分为三类,大概可以概括为:偶然型、政府诱导型、泡沫破灭型。

8A3C1830-BD7E-4693-A628-6508FF27A85B.jpg

偶然型的经济危机是指“市场常规运行之外的某种未预见到的经济冲击打破了市场均衡”。最典型的当属2001年“9·11”事件导致的短期衰退。2000年后的互联网泡沫破裂在“9·11”以后被加速放大。但整体来看,这类危机的危害时间最短,危害性最小,也“最没意思”。

经济危机的三种类型——重翻波斯纳《资本主义的失败》

政府诱导型的衰退是指在政府的主动干预下,经济出现一定的衰退。最典型的例子是80年代前期的美国。美联储为了打破长期的高通货膨胀,大幅提高美元利率,导致短期内经济出现一定的衰退,失业率在1982年甚至一度超过了10%。在我国也有类似的情况。为了尽快解决起始于80年代末的高通货膨胀问题,人民银行大幅提高了人民币利率,国内过热的经济在短期内迅速“软着陆”,开启了江时期到奥运会的繁荣十年。这种经济衰退不能归责于任何人和机构,同时,“对于经济的长期健康运行也有一定益处”。

3

经济危机的三种类型——重翻波斯纳《资本主义的失败》

第三种衰退是最危险的。“泡沫破灭型”经济衰退由投资泡沫的破灭引起,是一种由内部发生的经济萧条。包括1929年的萧条和波斯纳书中所说“我们今天正在经历的萧条”都属于这种类型。

这里指的“泡沫”是指某类资产的价值骤然升高,而这一变化又不能通过任何基本面的变化予以解释;同时,这类泡沫往往是由错误的信念造成的,人们错误地相信基本面正在发生变化。例如人们会错误的相信基于人口增长或产品质量提高,需求出现了根本性的增长。无论是郁金香还是南海公司亦或是国内的君子兰、鹦鹉,皆是这种错误信念的产物。

4

经济危机的三种类型——重翻波斯纳《资本主义的失败》

春去冬来,潮涨潮落。繁荣萧条的经济周期就如同日出日落,累了就要躺下睡觉,睡够了自然会起床。看着走强的道琼斯指数,2009年睡下的美国已经开始醒来,准备迎来精力充沛的早晨。我们呢?喝下了四万亿的咖啡因,在该睡觉的时候又熬了一夜。

5

经济危机的三种类型——重翻波斯纳《资本主义的失败》

波斯纳的书名叫《A Failure of Capitalism》,不是《The Failure of Capitalism》。当年即有译者探讨二者的区别,似乎中译名为《资本主义的一次失败》要好于《资本主义的失败》。也许还是大而化之《资本主义的失败》能够更好的按摩国内某些人的心理,有利于让这本书尽快通过内容审查,与读者见面吧。

现在看来,可能还是《资本主义的一次失败》更准确的概括了波斯纳当时的预见。

原文来自:风云居 | Less is more
本文链接: http://kangjian.net/blog/1275/


读书笔记、读书卡片与DEVONthink


对一位科学家来说,整理和组织材料的过程本身,就是一种享受。……从事这一工作时,感到很愉快。这种快感,实际上就是意义本身。——《奇特的一生》

Devonthink

 

出于个人习惯,这些年一直在关注Mac终端上的读书笔记和读书卡片。不动笔墨不读书,读书不留下些书面材料,总觉得有点对不起读书用掉的时间。五六年来,对卡片的载体进行了一轮一轮的探索,目前使用的DEVONthink 2 pro。这个软件,可以很好的满足读书卡片系统的基本需求。

一年前曾写过一篇《用Filemaker Go打造iPad个人读书卡片数据库》,提到了读书卡片系统诸如元素化、本地化、便携性等几个基本要求。实际的使用中,Filemaker数据库暴露出了一个巨大的问题:作为数据库软件,将检索结果聚合在一起然后集中导出很容易,但想要实现快速检索然后集中显示聚合在一起的结果则很难——数据库将“卡片”检索出来,“摞成一摞”,每次只呈现一张。另一个问题是,数据库基于纯文本的存储原则,无法在后续使用中Highlight需要的字句,没办法在“卡片”上标标画画,人与卡片之间仿佛隔了一层玻璃。幸好在Mac上还有DEVONthink,可以满足元素化、本地化、可聚合等基本需求,同时还可以聚合呈现,可以Highlight标注。就目前的使用情况来看,这是一款读书卡片神器。

Devonthink

 

DEVONthink是一款德国人在很多年前编写的软件,中文互联网上对它的讨论还不太多。值得注意的一点是,在英文世界的讨论中,出自各学科研究者的比例非常大。也许这款软件天生就是为了学术研究而诞生的。

Devonthink

 

第一次知道DEVONthink是很偶然的打开了一篇2005年的文章,一个台湾人写的,题目是《從卡片盒到DEVONthink》。那时候还没有使用Mac,看了一眼就略过了。直到后来使用DEVONthink后重新检索到这篇文字,恍然间有了一种踏破铁鞋、柳暗花明的感觉。到目前为止,检索到的最早的讨论DEVONthink的材料是一个老外写于2003年的文章,题目叫《Outboard Brains for OS X》,将DEVONthink比做了“外脑”。绝不是夸张,DEVONthink就是“外脑”。除了收集、存储以外,DEVONthink可以将内容有序组织在一起。如果英文够好,能够用英文写笔记,抄卡片,读文献,DEVONthink甚至可以根据词汇的重叠程度自动分析文章或笔记之间的关联程度,提供“See also”功能,让内容关联最紧密的文章集中显示。这种关联并不是基于“Keywords”,不是基于“Tags”,而是基于文本的内容;这一切都是智能的,不需要人工干预的。当然,由于DEVONthink不能解决中文分词问题,对中文材料只能以句子作为判断单位,效果就差多了。

Devonthink

 

DEVONthink使用的是Mac系统中普遍采用的Library存储方式,有点像iPhoto这类的软件。所有的图片、文字全部存储在一个Library中。这个Library包可以任意移动位置,可以放到移动硬盘,也可以放到Dropbox随时同步。在本质上,Library并不是一个独立的文件,而是一个文件夹。Evernote、Onenote可能面临的存储文件损坏问题,在这里并不存在。内容变化时,Dropbox同步也仅仅同步改变的索引文件和增量的内容,并不会动辄将整个Library通过互联网上上下下的反复上传下载。

有一个老外,自己的主数据库达到了29G,有些担心软件的可靠性。经过咨询DEVONthink的开发者,得到了答案,DEVONthink的单数据库文件数上限是20万,字数(Words)上限是3亿。即使接近了这一上限,也可以通过分拆Library的方式处理。DEVONthink可以同时打开多个数据库操作,很方便。

Devonthink

 

通过运用DEVONthink,很多灵活有效地存储组合得以实现。例如,一个研究者可以将收集到的报纸、书籍截图以内容命名,以出版发行的日期作为Spotlight Comment的注释,存储在DEVONthink中。这样,可以直接按照时间顺序组织、挖掘。就这个应用方法而言,Evernote、Onenote很难实现。DEVONthink的强大功能保证了使用者有充分的空间在软件内进行个性化的“二次开发”。

这是个神奇的软件。仅仅用做收集读书笔记和制作读书卡片,肯定是大材小用了。有兴趣的话,建议以英文关键字在google进行搜索。英语世界中,DEVONthink是个很严肃的研究者软件。

希望DEVONthink可以帮助到越来越多的朋友。

原文来自:风云居 | Less is more
本文链接: http://kangjian.net/blog/1260/


窝阔台的耳坠


985D971D-516D-4B50-8E10-F31B19C37A92.jpg

在蒙古史中,窝阔台是一个很有趣的人物。他身处富贵之中,却明白穷人的忧愁。他贵有天下,却认为自己有钱和的臣民有钱对他来说是没什么区别的。窝阔台认为,天下一切财富,自然不都属于他吗?他把钱给人,钱还是会回到他那里。金钱是应该流通的,如是它才能使人享福。

Joachim Barkhausen的《苍狼帝国》一书讲述了这样一个圣经寓言式故事:

有一天,窝阔台与妻子外出,途中遇到一个乞丐。窝阔台当时身上没有带钱,就叫他的妻子摘下奇美的耳坠给乞儿。他的妻子不肯,并说可以让这个乞丐明天到宫里来。窝阔台于是说了句足可以让世间一切慈善机构当作格言的贤明的话:“你以为一个穷人能等到明天吗?”如此,乞丐得到了这副耳坠,并把它卖给了一个商人。第二天,商人进宫将耳坠又献给了皇妃,以表示他的忠忱。窝阔台知道后,“欢喜无状”。

读完故事顺便腹黑一下:不知外出的“妻子”是否就是受贡的“皇妃”。如果是,这就是蒙古的新旧约;如不是,那就是蒙古版的甄嬛传了。

原文来自:风云居 | Less is more
本文链接: http://kangjian.net/blog/12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