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1年03月

北汽打入北京公交的段子


行业调研出来的一个段子。中国特色的矛盾,中国特色的解决。

徐和谊

北汽福田的大客车2004年已经下线,但一直无法进入北京公交市场。北京公交有改装厂,其产品与北汽同叫“北京牌”。后因北汽注册在先, 公交产品改叫“京华”。一位知情者说,两家由此产生矛盾,北京公交宁用外地车也不向北汽购买(另一说法是福田与北京公交有矛盾)。北汽福田的新能源(混合动力)大客车2007年研制成功, 仍然面临相同的问题。

这一年, 北汽摩的福田股份划归北汽不久,北汽第500万辆汽车下线。董事长徐和谊特意用一辆福田的新能源客车代表这一数字,并且在庆祝仪式上宣布广州公交已订购30辆。

在那位知情者看来,“这就是给出席仪式的北京市委市政府的官员们看,节能减排的产品北京不用。”同时,徐和谊不厌其烦地到政府游说,取得了后者的支持。据说北京市某领导曾指示北京公交:你们如果不买北京的车买外地的车,我不调查,我主观认为你们受贿。

段子来源:刘建强,马吉英:《徐和谊 年末的狂喜》,载《中国企业家》,2010.1

原文来自:风云居 | Less is more
本文链接: http://kangjian.net/blog/636/


信托中的委托人和受托人


信托法中对委托人和受托人在主体资格上的限定是不对等的。对委托人的定义,根据信托法第十九条:“委托人应当是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自然人、法人或者依法成立的其他组织”;对受托人的定义,根据信托法第二十四条:“受托人应当是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自然人、法人”。很明显,在这里对于受托人主体范围的限定更为严格。“依法成立的其他组织”可以成为信托关系中的委托人,而不能成为信托关系中的受托人。信托关系中的受托人只能是“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自然人、法人”,不存在任何例外空间。

主体资格限定于自然人和法人,实质是强调完全的民事行为能力。商业银行下属的分支机构,由于不具备独立的法人资格(《商业银行法》第二十二条第二款),不能独自承担民事责任,不能成为信托关系中的受托人。当然,基于对商业银行混业经营的限制,商业银行不能开展信托业务,这又是另一个问题了。

原文来自:风云居 | Less is more
本文链接: http://kangjian.net/blog/634/


炸灌肠笔记


A47B2766-995D-4E1A-9EE7-F37AB3D716D9.jpg

看电视里介绍了一家专营灌肠的小吃店,很为这种传统的坚持感动。记录几条炸灌肠的笔记。

1.切灌肠。切灌肠不能均匀切片,要削成有薄有厚的不规则形,这样每一片灌肠才能具备各种口感。

2.油。炸灌肠的油要热油大火,油温需要保持300度以上,炸焦即可。

3.蒜汁。蒜汁不能是刀背排出来的,必须是蒜瓣撒盐,捣制后用凉开水激出来的。热水不行,蒜会有异味。

说起来计划经济对灌肠还有一些裨益。计划经济时期什么都要粮票,只有吃炸灌肠不需要,一时间灌肠成了不少人充饥的选择。

原文来自:风云居 | Less is more
本文链接: http://kangjian.net/blog/632/


顺差与逆差


不论对于任何国家,有着庞大的贸易顺差要比有着庞大的贸易逆差更危险,那是因为,过大的贸易赤字自身就有调节能力:如果年复一年都有贸易逆差,那么就会有工厂不断倒闭,最终使得本国的这种消费状况刹车。

但是,庞大的贸易顺差则会无止境地延续下去。如果每年都出现贸易顺差,那就表明你或者工作太卖命了,或者是消费太少了,无论哪种情形之下你都没有很好地享受生活。(史蒂文·兰兹伯格)

原文来自:风云居 | Less is more
本文链接: http://kangjian.net/blog/627/


把中石油当成大象?


曾经有一度,非洲大象几乎因为过度捕杀而濒临灭绝。政府的禁捕令似乎并不能阻挡猎杀者的铁骑,直到津巴布韦政府官员想出了一个奇妙的点子,那就是将大象分给村民。猎杀者会不断迁徙追逐象群,而村民们知道自己今天分到的大象将是自己明天的财富。和猎杀者不同,村民们会适度地宰杀大象,而且他们还承担起了驱赶猎杀者的责任。结果如何?村民们变得殷实了,而大象的数量也大大增加了。

这样前卫的好想法其实来得太晚了,因为过度捕猎,猛犸象已经绝迹,美国野牛也几乎灭绝。可是家养的肉牛数量却在不断增加,其原因和津巴布韦大象死里逃生如出一辙,因为它们成为了一些人的私有财产。

垄断不怕,寡头也不怕,怕的是2万亿的收入不知去向,每个人脑袋上还顶着个“所有者”的帽子。

也不是只有津巴布韦才有的做法,其实“英石油”早就被大象了。

原文来自:风云居 | Less is more
本文链接: http://kangjian.net/blog/6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