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1年01月

贝壳害了黑非洲


328257C4-3CAD-4601-9704-B95F130BE0D7.jpg

贝壳产于马尔代夫群岛,在南亚被当做货币使用。欧洲人把它们带到非洲,购买作为输出品的奴隶。贝壳不断输入非洲大陆,随着当地的贸易渗入了穷乡僻壤。

后来,贝壳可以作为货币与金粉和金银币并存,甚至取代后者,成为主要的地区货币。但是,非洲人不知道这里面有一个重要的问题:贝壳无法输出,欧洲人和其他人根本不接受这种支付手段。

逐渐的,这种单向的贝壳贸易使得非洲的资本持续流出,促成了非洲人在这个世界贸易中的边缘化。(参考Seider,1995)

直到现在,非洲依然缺乏经济发展必要的资本。按照林毅夫等人的说法,这决定了非洲的经济注定不会起飞。现在的问题是,在当代世界,美元是不是贝壳?美国以外的所有国家会不会都成了西非?

原文来自:风云居 | Less is more
本文链接: http://kangjian.net/blog/569/


“哥伦布交流”和生态帝国主义


DDD72444-ECCD-4108-BF3E-D3F11C5CD177.jpg

一般意义上,征服往往以“器物”的优势为前提,是建立在谋略或暴力的基础上。贡德·弗兰克说,不一定。

欧洲人随身带来的病菌乃是他们最强大的征服武器。他们在新世界横扫一切,因为当地居民对欧洲人带来的病菌毫无免疫力。……在加勒比海地去,几乎所有的土著部落居民在不到50年的时间里被扫荡殆尽。

俄国人向西伯利亚的进展,与其说是靠着军人和移民的武装,不如说借助于他们带来的病菌。正如Alfred Crosby指出的:“来自人口稠密地区的人们向较空旷的移民区移动时,享有细菌战的优势曾经是(现在也是)他们的一个特点。”

这种征服的速度到了什么程度?科特斯(Cortez)和皮萨罗(Pizzaro)这两个匪头子居然发现:

他们带到沿海的天花赶在他们前面传到内地。

不知当年中原人口南迁时是否存在类似的问题。印象里“南征”往往受困于瘴气、恶毒,反倒是征服者成了细菌战的受害者。

(20101229)

原文来自:风云居 | Less is more
本文链接: http://kangjian.net/blog/563/


北京在经济、金融和财政方面的权威再次受到威胁?


贡德·弗兰克曾在《白银资本──重视经济全球化的东方》的中文版前言中提到:

(中国)有许多(经济)问题。其中最重要的问题是,生产资源分配,包括各地之间的“人力资本”分配的不平等日益加剧以及各地内部和各地之间的收入不平等日益加剧。较贫困的内陆地区日益衰落,而沿海地区的经济实力日益增强。因此,正如在清代、甚至明代时就出现的情况,北京在经济、金融和财政方面的权威再次受到威胁。

不知为什么,读到最后一句忽然想到,最近一段时间有传言说南方某省的官场“只知道W书记说了什么,不知道H总书记说了什么”。(20101228)

原文来自:风云居 | Less is more
本文链接: http://kangjian.net/blog/545/


研究灯塔这个公共产品要读一读科斯《经济学中的灯塔》


我们知道,经典经济学教程中提及“公共产品”,动辄就是“灯塔”。灯塔似乎成了公共产品的代言。科斯在《经济学中的灯塔》一文中却说:

就我所知,没有一个经济学家对灯塔的财政和管理做过广泛深入的研究。灯塔只是凭空拿来作为一个例子。灯塔例子的目的是提供“确定的细节,以具有艺术以为的逼真的事物来代替空洞和虚幻的叙述。”

看来西方经济学界(至少是科斯当时)也难免以讹传讹和不求甚解。

20101227

原文来自:风云居 | Less is more
本文链接: http://kangjian.net/blog/5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