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07年10月

中国人民大学第十五届全校辩论赛的组织者是充满朝气的


在第二轮比赛结束的时候,我已经欣喜的发现了两轮比赛之间的诸多改变,记录如下。

1、教室。第一轮比赛的小教室实在容不下观众们的热情,本轮比赛组织者马上调整了教室。尽管我们可以客观地说第一轮比赛的教室确实是一个疏漏,但改变总是好的。

2、“副主席”。第二轮比赛的现场,主席身边站了一个人,他的工作就是留心场下的计时员手里的红黄牌,并负责及时提醒主席。第一轮的比赛主席经常发现不了红黄牌的问题及时地解决了。

3、座签上的胶带。辩手把面前的座签碰到地上是比赛中常有的事,第二轮比赛我第一次见到组织者将座签粘在了桌子上。这是我第一次见到组织者的工作做得如此之细。

4、计时监督。上一场比赛辩手、计时员、计时监督一字排开,占据了不少的空间。本场比赛计时席马上调整为了2*2的坐法。

5、计时员举牌。本场比赛的计时员在举起黄牌红牌的时候,有意识的朝对面的辩手、主席、观众各示意几下,信息更有效的传递了。

看了几年校辩论赛,今年的组织者体现出了前所未有的朝气,发现了自己的错误,毫不犹豫地纠正,然后改善。相信在这届组织者的忙碌中,今年的校赛会前所未有的顺利进行。

原文来自:风云居 | Less is more
本文链接: http://kangjian.net/blog/143/


记2007年10月4日北京国安长春亚泰比赛


九十四分半了,当堤亚哥被绊倒在地起身向裁判咆哮紧接着变成了和裁判互相咆哮的时候,分明可以从裁判的眼睛里面读到这样一句话“看你们是主场,已经多给了你们半分钟,就别再嚷嚷了!”当然,紧接着裁判就吹停了比赛,比分也定格在0:1。国安输了。

一瞬间我仿佛回到了十二年前,印象里也是个清冷的晚上,那时还没有完全普及的有线电视里面反复重播着上海申花队谢晖在韩旭的逼抢下头球攻破国安大门的一瞬。于是国安输掉了榜首的位置,于是几场比赛后国安成了最后的亚军,于是衍生了无数的“如果”,于是在那个没有互联网的时候房间开始流传韩旭当晚挨个宿舍给每个队友道歉……于是就过了十二年,于是又是这么一个0:1,又是一场输掉的天王山。

何其相似。

两个不同。一是当时的申花拥有成耀东、范志毅等一干大将和“四小天鹅”,国安虽然也有二高曹呗却还没有后来的“京城四少”,我们的整体实力弱于对手。而今天客观地说,我们的实力稍强于长春。二是当时国安是南下作客,今天是坐镇主场。一句话: 攻守之势异也。

而结果却一样,丢掉了榜首位置,丢掉了争冠的主动。

记忆就像球场边飞舞的纸片,无论有没有风都会漫天飞舞,压也压不住。印象里的北京电视台从来没有如前面几天那样,潜意识里预设了国安夺冠的前提去做节目,甚至搬出了种种历史数据佐证。且不说数据层面上的历史究竟有多大参考价值,这么比也不对——长春亚泰少赛一场落后两分,谁说我们就是真正的榜首呢?莫忘古训,高处不胜寒。高洪波以后应该会有所作为的。赛前“国安50%夺冠”的舆论当真是既不给队员增加压力也不打击信心还不得罪京城媒体和父老乡亲,反倒是国安队自己把自己的包袱搞的无限沉重,自己挖了个坑跳进去还口好了盖儿,然后等着对手来。现在长春队少赛一场领先一分,夺冠概率又是多少呢?

高处不胜寒,做个追赶者也挺好的。山东鲁能不是也输了?长春后面不是还是多是客场?哪个媒体又敢说长春一定夺冠?

在夺冠的进程上,国安还是个缺课的学生。今天的失利正好补上了这一课。不用多说什么“不要背包袱”一类的话,没背过包袱的队伍永远不会体会什么叫轻装上阵。今天的国安学到了这一课。 这是一剂龙胆泻肝丸,究竟是清热祛火还是损害肾功能,就要看国安队的体质了。希望不要重蹈95的覆辙一蹶不振。最后一场打鲁能,应该是一场决战,调动起来,就像95年最后一场痛击广东宏远一样,拼下这个赛季。能从前半段的排名中下高歌猛进到榜首,实力得到了认可,队伍得到了锤炼,这已经是一种辉煌了。

因上精进,果上随缘。最后的结果,其实并没那么重要。

原文来自:风云居 | Less is more
本文链接: http://kangjian.net/blog/141/


卧榻闲谈金钱豹


9月29日,北京大幅降温,是日最高气温止21度。很荣幸的倒下了。30日一早挣扎着跑到了英语课堂,跌跌撞撞间却发现国庆长假在即,老师决定用放电影的形式祝大家节日快乐。靠在最后一排的墙上,欲哭无泪,顿有上当受骗的感觉。AndersFu的电话来了,该是到北京了。出门接过电话,便再没有回去。回宿舍休息了一会,精神稍好一点,决定一切如约,陪同从戈壁返京的苦孩子去金钱豹补一补。

刚刚从鄂尔多斯的教师岗位返回北京的AndersFu当天早晨下了火车,顾不得休养生息梳妆打扮便直接挥师东华门大街。可能是由于当天恰好是AndersFu获得可合法的与女性形成法律上的婚姻关系资格一周年纪念日的缘故吧,午餐中的AndersFu心情大好,食指大动,胃口大开,食量大增。当然,我始终觉得这更加证明了支教生活的艰苦,并对其长假之后近九个月的支教生活深表忧虑。

当日实在是染了风寒状态不好,头脑浑浑,四肢噩噩,身不由己,神不守舍,也没能吃什么,只是一杯一杯地大喝猕猴桃汁,酸酸甜甜适合我。AndersFu向着食物发起了一轮一轮的种族灭绝式的屠杀,望着这架式,这气势,除了羡慕还能说什么呢?还是AndersFu细心,指着桌子上的一个小牌子说,还是今天来的值,明天就涨价了。涨吧,现在这种品质,再涨就真的可以不来了。比起上次到金钱豹,不过半年多的时间,这里已经发生了几个变化:

1、价格。十一以后午餐和晚餐的第二时段的价格由180/人上涨到198/人,晚餐第一时段由220/人上涨到238/人。想去的朋友们要注意调整预算了。

2、菜品。我最喜欢的提拉米苏没有了,鳗鱼块变成了小串的鳗鱼串,以前有一款泰式炒饭也没有了,鱼翅本就用料不好,现在变得更少了。生蚝等生冷那个岛倒是变化不大。

3、饮品。每次只喝猕猴桃汁,这次明显感觉厨师加水加得过多了。餐台旁的服务员多了个服务项目,主动替客人加满饮料。只是这种服务只加西瓜汁,请他帮忙加些猕猴桃汁被生硬地拒绝了。总是感觉其目的不是提供服务,而是用大量西瓜汁填饱客人的肚子。

4、服务。金钱豹的小夹子是个很有效率的工具,取菜时拿不了的菜可以把写有桌号的小夹子夹在盘子上让服务员帮忙送回去。取一个汤的时候感觉太烫不好拿,想请个服务员帮忙,又一次被拒绝。

回到家就专心致志的躺在床上发了几天烧,今天刚刚好些,补记一下当时的零星想法,也借此给AndersFu补一句生日快乐。那天实在状态不好,竟忘了说。抱歉。justtwoit,等你回来咱仨是不是换个地方?

原文来自:风云居 | Less is more
本文链接: http://kangjian.net/blog/139/